首页 / 宅科普 / 【型月入门科普】《月姬》剧情五条路线的结局以及月蚀 (上)
双十二

【型月入门科普】《月姬》剧情五条路线的结局以及月蚀 (上)

本文转自ACFUN 会计 :【型月入门科普】系列

回顾我的上一篇科普:【型月入门科普】《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

https://www.acfun.cn/a/ac11550530


up主的其他马甲:青右(贴吧、知乎);青之魔法(NGA)。

本文目录 

I. 女主角爱尔奎特的结局

【结局1:月姬(True End)】

【结局2:黎明之月(Good End)】

 

II. 女主角希耶尔(Ciel)的结局

【结局1:白日碧玉(True End)】

【结局2:太阳(Good End)】

 

III. 女主角远野秋叶的结局

【结局1:温暖的午睡(True End)】

【结局2:远方的苇莺(Normal End)】

 

 


 

I. 女主角爱尔奎特的结局

远野志贵赶到时,爱尔奎特和罗亚在决战。赶来的志贵注视爱尔奎特的眼睛那瞬间,身体变成了石头一样完全动弹不得,被爱尔奎特的魔眼束缚住了。罗亚说爱尔奎特想通过与自己拼命来让志贵逃得性命,爱尔奎特不答话,只是盯着罗亚。

原本有足够实力与罗亚战斗的爱尔奎特,在游戏剧情开始不久被志贵杀了一次,导致实力到现在还没回复,而罗亚又宣称自己现在有爱尔奎特所不具备的特殊能力。


“我了解死,而你不了解。那就是我们之间决定性的差异。……不过嘛,活着的生物是无法体验到死的。能够知道这个的,恐怕只有我这个无限转生者吧。”


爱尔奎特令其周围出现扭曲,开始侵食整个走廊,像是切菜般出现了成百上千的断层,像波浪一样起伏。罗亚的身体被歪曲、切断、压缩。走廊恢复了原本的样子,罗亚只剩一只脚。罗亚的脚向爱尔奎特走去,每前进一步就会从脚里逐渐生长出其他部分——腿,另一只脚,身体,双手,脸从颈部长出来,完全复原,划开了跪在地上的爱尔奎特的腹部。


“——好险好险。选今夜看来果然是正确的。如果不是满月状态的话,可是无法只靠一只脚复原哪。还有啊公主。有了这个伤口你是无法苏生的。我的爪 ,跟那边那个男人有同样的能力喔。这就是借由体验死得到的力量。讽刺的是,不过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它的使用方法。教给我的人是他。对于看过死的我来说,给予事物的死以形态并不是什么难事。”


罗亚将倒地的爱尔奎特踢飞。此时爱尔奎特魔眼限制的力量已经没有了,志贵身体能动了。志贵抱起爱尔奎特冰冷的身体。爱尔奎特的身体已经一点力量不剩了,眼睛的颜色开始变得稀薄,体温也逐渐消失,只是高兴地露着笑容。

【型月入门科普】《月姬》剧情五条路线的结局以及月蚀 (上)- ACG17.COM

男女主角说着情话,BOSS罗亚掉线中。志贵喊着要爱尔奎特吸自己的血,这样爱尔奎特的力量就会回来。爱尔奎特说有更想要做的事——让志贵吻她。志贵吻了她之后,她发自内心地笑了。


爱尔奎特:“太好了。我一直,在憧憬着这个。”

志贵:“这样啊。还真是奇怪的憧憬呢,你啊”

爱尔奎特:“嗯,真的很高兴。明明只是这么简单的小事,却觉得非常的快乐。自己虽然活了这么久,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幸福的时候。”

——所以

爱尔奎特:“就这么消失了,或许,也不算坏呢。”


……这家伙,我明明是想让她幸福的。我明明是想教她各种事情的。我明明想带她到各种地方的。想一直、一直在一起。这愿望,已经永远无法实现了。


爱尔奎特死了,静静看着这一切的BOSS罗亚重新上线。


罗亚:“从死亡归来的人能理解死亡。而我和你,则是其中有特别能力的佼佼者。我体验死亡已经有十七回了,才达到现在这种程度——而你只有一次。老实说,这就是才能的差异。我对于你如果转生的话会获得怎样的能力,可是很有兴趣哟。”

志贵:“……我有两个问题要问你,还有一件事要教你。”

罗亚:“——嗬。好啊,说说看吧。”

志贵;“……第一个想问的,是最重要的事情。你这家伙——为什么,要杀了爱尔奎特?”

罗亚:“要说为什么也没什么。对于要取自己性命的人。先杀回去这是理所当然的吧?话说回来——我想要的可不是这么弱的公主。这次的我,把公主给解体绝对没问题。话虽如此,跟一个已经和吸血鬼没有差别的真祖较量也够无聊的。既然判断出没有拉拢的价值了,所以我决定就这么结果了她。对于这种结局,我也深表遗憾啊。那么。然后呢?然后你打算怎样?难道是要用这身体跟我斗吗。抵抗可是没意义的喔,志贵。算了算了。就算你看到了我的『死』,不能碰到的话也没意义的。我呢、志贵。对你的能力有很高的的评价喔。……哼嗯,反正四季的人格也渐渐消失了。对你的怨恨也没有了,现在的我比起四季更接近罗亚吧。嘛,这些琐碎小事无关紧要了。这个力量非常棒吧,志贵。高兴吧,拥有直死之魔眼的人全世界只有我跟你而已。这么稀有的能力消失了实在太可惜了,而且我们是相同的,比起其他人更能互相理解吧。成为partner吧?没有比这更令人欣慰的事了。”

志贵:“……你想说,让我当你的伙伴么。”

罗亚:“不。我可没说过让你成为我的伙伴。我要把你变成我的伙伴。我可不会在乎你的意愿哦。那种东西反而只会碍事。放心吧——我会吸你的血,再掠夺你的灵魂。你将升华成一个没有任何犹豫,只为行使自身能力而存在的存在。”

志贵:“……是么。那么我还有一个问题。你所目视到的东西,是线还是点?不,问简单点好了。你看到的东西只有生物吧。除此之外应该看不见吧。”

罗亚:“……嗯?当然啰,如果不是生物的话就没有生命。作为生命起源的「要害」,只有生物才有吧。”

志贵:“——果然如此。我明白了,吸血鬼。”

罗亚:“……真是不可理解啊,把这句话当作你生命中最后的遗言还真是和你说话风格不一致呢……算了算了,废话到此为止。我还得去找那个不知藏在哪的教会女人呢。——高兴吧志贵。成为我的下仆之后的第一个对手,就是那个你打算依靠的女人。”

(罗亚杀向志贵)

志贵:“——我和你看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四季。你这家伙,目视到的只不过是生命而已。你根本就没有理解死亡。所以你杀不了我,只能杀死衰落的女人而已。”

罗亚:“——什、么?”

志贵:“一直目视着死的话,根本不可能保有正常的意识。你所理解的不过是生物生的部分。如果目视到真正的死——只怕,你连站立都站不稳呢。”

罗亚:“你——在说什么?”

志贵:“……目视到事物的『死』这件事,其实就是将这个世界无比脆弱的这个事实摆在眼前。如同地面不存在,天空将在下一瞬间坠落。”

罗亚:“什么啊——你到底在说什么啊,你这家伙!——住手。那眼睛——不要用那个眼睛看我!”

志贵:“……仿佛一秒钟后整个世界就要死的错觉,你不懂。——那才是,目视死的事实。那眼睛,没有能让你如此得意炫耀的力量。”

志贵:(没错,就连走路,都感到可怕的那个时候。要是我——没有遇见那个人的话,我的过去会变成怎样呢。)

志贵:“这是你的错误,吸血鬼。生与死不过是有如背对背,永远无法互相对视的两个东西。”


原来罗亚的眼睛并不是直死之魔眼,而是生命之魔眼。志贵的直死之魔眼让罗亚感到害怕。但对志贵来说,直死之魔眼并不是可以用来炫耀的东西。如果不是当年苍崎青子对志贵的引导,志贵不知道会落入何等可怕的境地。


罗亚:“所以我说了——我说你不要再用那眼睛看着我了……!”

志贵:“——我来教你。这就是,所谓的‘杀死事物’。”


志贵宣告完毕,刺入了走廊的『点』。遍布空中走廊的线瞬间起伏起来。就连罗亚的叫声也消失在崩塌的瓦砾声中。空中走廊如同字面上一样被杀了,失去意义的碎块瞬间瓦解崩落。罗亚被卷入走廊的崩坏,随着瓦砾的溃散往地面落下。志贵带着疼痛的头以及僵硬的身体往楼梯走去,越过了爱尔奎特的亡骸,往中庭急速前进。

月光下的中庭是一片瓦砾的海洋,位于瓦砾中心的罗亚下半身几乎不存在了,上半身挣扎着爬出。“——什么啊,刚刚那个。”伴随着颤抖,罗亚嘀咕着。志贵走在瓦砾上,往罗亚走去。


罗亚:“——志贵!”

罗亚:“——怪物!”

志贵:“谁更像呢?”


志贵用小刀向罗亚的『死』刺下去——那是在心脏稍稍偏右边的地方。像是贯穿纸张的感觉——这个感触才是真正的『死』。


志贵:“……这应该不可怕吧?对你而言这条路再熟悉不过了。要说有什么不同之处的话,只有一个——这次,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志贵拔出小刀,而罗亚因为长生的关系多少延长了些死的过程所以还没死。志贵的身体和大脑都已达到极限,跌倒在地上。罗亚上半身还在挣扎,扑在志贵身上,沾满血的双手掐住志贵的脖子。


罗亚:“你、你你、你这、混蛋——消、消失、我、、、我要、消失、了——你做了、做了、做了——什么,为什么、怎、么、把、把我、杀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 不会.消失、我和你、是相连、的、啊。移到、你那、边去、的、话、存在之锁还、不会被切断………!”


罗亚张开如刀刃一般的嘴,朝志贵的喉咙咬下去。这时,罗亚的身体在一瞬间被切得七零八落。是希耶尔赶到了。


希耶尔:“好了。这么一来,杀了这个人的就是我了。”

志贵:“……咦?”

希耶尔:“所以说啦,杀死罗亚的人是我。……不管对方是怎样的家伙,杀人都是不行的。你,不是应该来到这一边的人。所以,动手的人就是我啰。”

志贵:“……学姐。这个是诡辩吧。”

希耶尔:“诡辩、吗。不过若是温柔的谎言,我想也不坏吧。即使是伪善,也是存在着救赎的,不是吗?”

志贵:“……说的,也是。……不管怎样——如果知道在某处,还留存着救赎的话。”

(那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无限转生者”罗亚即使被杀死了也能转生到其他人身上,因此在过去重复着和爱尔奎特的战斗,如今终于被终结了。

……

从那夜之后的一个星期,志贵的生活跟以前一样完全没有变——除了学校修理空中走廊的事,以及学校已经没有人记得有个叫希耶尔的学姐的事(希耶尔是埋葬机关的人,只是通过“暗示”来伪装成学校的学生)。杀人魔事件没再发生,只是由于犯人没被逮捕所以街道还很冷清,大概再过一个月就能恢复到从前了。

可是,志贵的心态却无法恢复到从前。志贵的胸中好像被挖了个洞一样,已经再也无法回到从前。志贵可能会在某一天因为这样的感觉而疯掉,也可能逐渐习惯后过上普通的生活,志贵本人估计两边的可能性是一半一半。虽然有些孩子气,但志贵还是每日如一地守着和爱尔奎特最后的约定。


志贵:“——秋天,也要结束了啊。”


外面是几乎让人窒息的苍色天空。志贵做了最后一次深呼吸,然后将窗户关上了。

 


 

【结局1:月姬(True End)】


“选项1. 坚守约定”


课程结束了,教室里再没有别的人,黄昏正在扩大。志贵一直在这里等待着这个没有结果的约定——


“全都结束之后——打倒吸血鬼之后。在分别之前,再像这样一起玩吧?”

她,感到不可思议似的歪着头。

“所以我说啦——真的,把义务什么的都抛在脑后,就这样没意义的在一起,我只是这样想。”

……这些话,脱口而出。心里,只是想着她的事而已。

“要是你很忙的话那也没关系。反正我也只是想想而已。”

……这不过是,我们不是身为互相协力的同志,而是作为意气相投的朋友,自由自在地,只是留下一些理所当然的回忆罢了。

一定,她那时候一定很高兴。

“嗯——!事情结束之后,再来这里吧志贵!虽然也没有什么意义,不过那个一定,一定非常快乐的——”

我茫然的睁开了眼,呆呆地,点了点头。晚霞照耀的教室里。她,露出单纯的笑脸与我这么约定了。

——那个约定,我还记着。

——那个笑脸,我还记着。

——所有一切,我还记着。

不能忘记。

不会忘记。

在这燃烧般的教室之中,要再来这里的约定,我会一直一直的记着。


“——喀哒。”好像有什么碰到了桌子的声音。志贵移动了视线,看到窗户开着,注意到了披着赤色阳光的爱尔奎特正站在窗边。虽然不是幻影,但却让人感觉到伸手绝对碰不到的隔阂。

【型月入门科普】《月姬》剧情五条路线的结局以及月蚀 (上)- ACG17.COM


“……真是的。虽然我原本是打算要悄悄消失的说,但是志贵你,一直在这里等着。我是在无法放着不管,所以就跑出来了。”像是在害羞着,她露出了腼腆的笑容。

“……是啊。我说过了吧,跟你的约定再也不会打破。”

“说的也是那。谢谢你,遵守了约定。可是,对不起。这次我可能无法遵守约定了。”

“为什么?”……连自己都感到惊讶。没有因为生气而捶胸顿足,反倒用非常温柔的语气,这样问她。

 


爱尔奎特讲述了自己当年和罗亚的故事。

真祖会因“吸血冲动”而堕落。真祖们利用“真祖的公主”爱尔奎特,让爱尔奎特去处死堕落真祖。天真纯洁的爱尔奎特不懂什么是吸血冲动,其他真祖也相信爱尔奎特没有吸血冲动。

罗亚原本是人类,他诱骗爱尔奎特吸了他的血,夺走了一部分爱尔奎特的力量,变成了力量强大的死徒。爱尔奎特则因吸血冲动而失去理智,把其他的真祖都破坏掉了,所以爱尔奎特再也不吸人的血。但是,吸过一次血的真祖如果不再吸人血就会渐渐失去理智。爱尔奎特之所以还能保留理智地站在这里,是因为志贵将罗亚给完全地『杀』了。

爱尔奎特无论怎么将罗亚消灭,都只能消灭罗亚的肉体,无法杀掉罗亚的灵魂。而志贵不一样。志贵杀了罗亚的存在,所以爱尔奎特被罗亚夺走的力量又回来了,于是爱尔奎特才能好不容易又复活了。但即便如此,爱尔奎特也已经无法再继续抑制体内的吸血冲动,所以——


志贵:“——那样的事——怎样都、好。”

爱尔奎特:“……所以志贵,我们不会再见面了。约定,被打破了,对不起。”

志贵:(那些事情,怎样都无所谓了。我只是——想要,呆在你身边而已。)

志贵:“……约定,可以遵守的。”

爱尔奎特:“志贵……?”

志贵:“吸我的血。这样一来——你就能遵守约定了吧。”


爱尔奎特:“——是吗。可是,果然还是不行。我不能吸志贵的血。”

志贵:“为什么。我的血不行吗。不能吸我血的理由,是什么?”


“我喜欢你,所以不吸你的血。”爱尔奎特带着像盛开的花一样的笑颜,说道。

【型月入门科普】《月姬》剧情五条路线的结局以及月蚀 (上)- ACG17.COM


志贵深深吸了口气,努力抑制自己的心情。爱尔奎特的笑脸实在太过美丽,志贵不允许自己任性的想法玷污这样的笑颜。

 


爱尔奎特:“——再见了。至今真的非常感谢你,志贵。”

志贵:(喉咙哽咽着——离别的话语,我也说不出来。)

志贵:“……我, 在说谎。”

爱尔奎特:“为什么?志贵你已经遵守约定了呀。”

志贵:“——就算这样也是说谎。你……要给你幸福,我说过的。”

志贵:(没错,我发过誓的。)

爱尔奎特:“……嗯嗯,没那回事喔。以后我会一直的睡眠,在那期间会一直作着志贵的梦。跟你一起度过的时间真的非常快乐。所以,会一直作着关于那时的梦。虽然也没有什么意义,不过那个一定,一定非常快乐的。所以,志贵。我很幸福。志贵已经很好地,给了我幸福了。”

志贵:(喉咙哽塞着——就算这样,我。)

爱尔奎特:“……好温柔啊,志贵。嗯,最后还是说些道别的话比较好。我、爱着志贵喔。老实、呆头呆脑、喜欢和我拌嘴、积极向前,我爱着这样的志贵。所以呢,我希望你今后也一直要就这样好好活下去喔。”


那一瞬间,爱尔奎特好像很哀伤地微笑着。挥了挥手,仿佛融化在夕阳中,爱尔奎特就这样在志贵面前消失了。爱尔奎特直到最后都是笑着的,所以志贵也拼命咬着牙忍耐着,不想流泪。

 

 

【结局2:黎明之月(Good End)】


“选项2. 不能忘了爱尔奎特”


      志贵离开位于斜坡上的远野宅邸,朝学校走去。从搬回远野家开始已经过一个月了,志贵已经习惯了这条上学的路。信号灯转为红色,志贵在十字路口停下脚步,想起曾经爱尔奎特也是在十字路口,坐在护栏上等着自己。

“咦——”在那里的,正是再次出现的爱尔奎特。信号灯转为绿色,学生们流动起来,只有爱尔奎特注意到了站立不动的志贵。“呀呵~”爱尔奎特发出了跟声音非常相衬的笑脸,穿过马路。志贵发不出声音,心中充满了“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感觉。只是因为能再次看见她的身影,志贵高兴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哪怕只是幻影。

 


爱尔奎特:“你好。你是要去上学嘛,同学?”

志贵:(不敢相信,这个幻影连声音都有!)

爱尔奎特:“志贵?呐、你为什么沉默了呐~ 难道说你已经忘记我了啊?”

(志贵说不出话。爱尔奎特像只不高兴的猫一样扬起了眉毛瞪着志贵。)

爱尔奎特:“哼,什么啊。我一直忍耐着想去见你的心情在这里等着耶。……还是说,志贵你生气了吗?”

志贵:“唔——”

志贵:(……真的,不敢相信。现在,在我面前的不是一个幻影,是真的,真的——)

志贵:“……爱尔……奎特……?”

爱尔奎特:“就是这样哟。——太好了,我还以为志贵跟罗亚那一战之后就变成废人了,真是叫我担心呢。志贵……? 呐,你从刚才就很奇怪喔。嘴巴张的开开的,眼睛连眨都没眨的说。……不过啊,你这样子也很有趣,所以我也不腻啦。”

志贵:“——爱尔、奎特。”

爱尔奎特:“我说啊。……真是的,你从刚才就一直只会重复我的名字。人家特地来跟你重逢,可不可以说些其他比较好听的话啊?”

志贵:(——啊啊,真的没错。会这样调戏我、会说这种话的也就只有那家伙了。)


“……为什么——”

“嗯?什么、我刚刚没听到。你可以再大声点说吗?”爱尔奎特故意把她好看的耳朵朝向我。

“——为什么还活着啊,你这家伙!” 用最大的音量,将我现在的心情给吼了出来。

“好痛啊——志贵,好大声啊~”

“你啊……应该不是说‘好大声啊~’这种话的时候吧!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活着……! 我——我还以为你不在了,已经,再也不会见到你了——”悔恨的说着,为什么。为什么你那么爽朗的,就好像昨天才分别似的,那么随便地跑出来打招呼……!

“啊,对喔。因为我还没跟志贵你说嘛。啪,爱尔奎特合上双手。

 


爱尔奎特像另一个结局那样,讲了自己跟罗亚的事。跟另一个结局不一样的是,无法抑制吸血冲动的爱尔奎特想到,如果就这么回来见志贵的话,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所以先回去睡觉直到力量恢复,直到能控制住吸血冲动,为此总共花了七天。

 


“我呢、志贵。睡觉的期间,一直很期待着能这样快乐的见面喔。要在志贵面前出现,志贵就又可以带我去到处乱逛了。快点,快点恢复身体,我就这么一直、一直地想着。”爱尔奎特看着我,不带一点浑浊的微笑着。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并不是负面的意思,而是——因为我真的,太高兴了。能看到爱尔奎特的笑颜,以后都可以。就像对学姐说过的,不再让那家伙孤独,就是我的愿望。不管哪一个——自己,都没有失去。想说的事情,想传达给她的事情像山一样多。可是,现在我只想诚实地将心里话给说出口。

“——欢迎回来。我一直、一直、在等你。”握紧了握过来的手,简短地,把我的心情传达给她。

爱尔奎特瞪大了眼睛。“……嗯。”说着,害羞地低下了头。

“……爱尔奎特?”叫着她。

她稍微愣了一下后,又抬头露出了满面的笑容。“嗯,我回来了志贵。有你在这里,太好了。”

胸口满满的。如果这里不是上学路的话,我一定会抱紧她来一个吻,因为爱尔奎特她的笑脸,真的好可爱。

“好~那么走吧志贵。你不是说过,要带我去各式各样的地方吗?”爱尔奎特放开了手,在我面前蹦蹦跳跳的。……那个身影,就宛如无法直视般的耀眼。


志贵说自己今天要去学校,爱尔奎特不开心。


爱尔奎特:“什么嘛。就今天,志贵连一天也不可以给我吗?”

志贵:“……嗯、说的也是呐。面子这种无聊的玩意就先扔掉吧。O-K-、爱尔奎特。今天一天,我就陪你这个任性的公主大人吧。”

爱尔奎特:“好耶~!”


突然,爱尔奎特贴近了志贵的身体,从下方窥视进来。

【型月入门科普】《月姬》剧情五条路线的结局以及月蚀 (上)- ACG17.COM


爱尔奎特:“呐,志贵。那天晚上,你跟希耶尔说话时的那个心情,还是没变吧?”

志贵:“……那一夜的心情——是指什么?”

爱尔奎特:“就是你说爱我的那件事嘛!”

志贵:(不由得咳嗽了起来。这么贴近的距离,又被爱尔奎特本人问了这样的事情,搞得我害羞了起来。)

志贵:“……是吗,我忘记了。偷听可是不好的事情呐,爱尔奎特。”

爱尔奎特:“都听见了所以也没办法啊。呐,告诉我嘛。你那个时候说的话,即使现在也还没改变吗?”

志贵:(——笨蛋。那种事根本不用我说了吧。)

志贵:“(因为到底还是害羞,所以一边看着远方的天空,一边口齿不清地回答她。)……啊啊,没有改变。虽然不能保证,但是大概、也会一直不变吧。”

(爱尔奎特贴近了身体,抱住志贵的一只手。)

爱尔奎特:“这样啊。那么,今后你可得要有觉悟喔志贵。”

志贵:“觉悟是、什么觉悟啊?”

爱尔奎特:“我说啦,一直在一起的约定啊。我在最开始不就说过了吗?你可得要好好负起我的责任喔!”

 


 

 

 

 

 

II. 女主角希耶尔(Ciel)的结局

志贵精神上受到罗亚影响,罗亚的记忆不断涌出。痛苦的志贵跑出了公寓,遇见了爱尔奎特。爱尔奎特说罗亚转移到志贵身上去了,对志贵现出杀意。

当爱尔奎特叫着罗亚的名字的时候,志贵关于罗亚的记忆暴涌出来。原来罗亚并不单纯为了长生才诱惑爱尔奎特,而是罗亚爱上了爱尔奎特。

【型月入门科普】《月姬》剧情五条路线的结局以及月蚀 (上)- ACG17.COM


深深的、像深海一样深的山间的古堡,以及囚禁在这里的孤独的少女。只有这,深深地烙印在了已经变成区区一份记忆的男人的魂魄上。我、理解不了。虽然身为真祖,却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她自己存在的意义,却仅仅被当成猎杀堕落了的真祖的工具使用着。她不会带上一丝伤痕,只会在回来的时候染满一身血红。并不懂得语言、只会像白痴一样抬头看着月亮的少女。悬挂在头顶的,是巨大的、金色的月亮。在那一切都归于凋零的庭院中,只有她的身姿鲜明。感觉到,那身姿,是多么美丽。从出生起。恐怕、不、一定是这一生唯一一次——米凯尓·罗亚·法丹杨(Michael Roa Valdamjong)爱上了这个白色的少女。

第一次,不是作为冲动,而是真正地看到了罗亚的内心唯一残留下来的感情。就算名为罗亚的人格早已死去,这也依旧烙印着的、绝不消失的永恒的记忆。


那无论多少次转生都要苦苦等待爱尔奎特的到来的憎恶,并不是憎恶。名为罗亚的男人太过纯粹,连自己的感情都无法理解。但是,就差一句话。如果有人告诉他那是爱情,名为罗亚的男子就不会犯下这种错误。


此时爱尔奎特的杀意弱下来了,说之前还以为志贵已经被罗亚吞噬了。但爱尔奎特坚持要亲自做掉罗亚,不允许志贵回去找教会帮忙封印罗亚。爱尔奎特说,志贵里面的罗亚波动很弱。除非从婴儿降生一刻开始附身,否则多半没有完全夺取肉体所承载的意识的能力。


爱尔奎特:“那样就不用杀掉你。我被罗亚夺去的那些力量,只要还在为我效劳就没关系。”

志贵:“我不明白了。你想说什么啊,爱尔奎特?”

爱尔奎特:“就是说,让你变成我的下仆啊。”

志贵:“什么啊,那个是、玩笑、对吧?”

爱尔奎特:“不。我喜欢你。这样的话,不杀你,而是让你呆在身边,不是当然的吗?”


爱尔奎特说,当志贵变成了她的下仆,志贵得到加强,意志足够强大,罗亚对志贵的侵蚀就能被停下,罗亚在志贵里面怎么乱来都没关系了。志贵认为,爱尔奎特说的方法也许确实可以压制罗亚,但是如果志贵有了能忍住罗亚造成的头痛的意志,早就坚硬到什么都感觉不到,就像性冷感一样了。


志贵(摘掉眼镜,从口袋里取出小刀):“我拒绝。但是我不会成为你的所有物。”因为希耶尔就要回来了。

爱尔奎特:“这样啊。没办法了,那就只好用强了。被你杀过一次了,一直想要回敬一次呐。”


志贵不是爱尔奎特的对手。因为志贵读取不到爱尔奎特身上代表死的“线”,当然爱尔奎特也没有认真。战斗结束后,爱尔奎特解释志贵的眼睛。


爱尔奎特:“志贵,这对只有你才拥有的、唯一的双眼,杀死的是事物的意义。被消灭的是存在。生命的停止不过是那以后附加上去的而已。所以以你的力量,像杀掉灵魂而不损伤肉体这种事情是完全做得到的。虽然一般来说没有灵魂的肉体就会停止,这和自杀就没有区别了。但是现在的志贵不是不一样的吗?这一具肉体里,可是有两个灵魂啊。好吧——现在志贵和罗亚的搏斗里,输的一方总是会变弱,这样两个人一起消失的概率就太高了。”

志贵:“你是说——”

爱尔奎特(调皮一笑):“不行,等不及了——”


爱尔奎特扑到志贵身上,按着志贵的双肩,接着又沉默而认真了起来。志贵和爱尔奎特靠的很近,但此时志贵依然看不见爱尔奎特代表死的“线”。

【型月入门科普】《月姬》剧情五条路线的结局以及月蚀 (上)- ACG17.COM


志贵:“你想怎么处理罗亚呢,爱尔奎特。如果你不杀死我的话,我活着就意味着罗亚活着啊。”

爱尔奎特:“稀薄成这样的罗亚,放着不管也无所谓。所以呢,这就是为什么可以放过你。”

志贵:“这样啊,那就别多想,放我走就是了。”

爱尔奎特:“但是呢,取回本来就属于自己的力量,不是当然的事情吗?而且更重要的是,我真的很喜欢你。比起杀死你来夺回罗亚,我更想获得你。虽然难以置信,我确实喜欢上你了。所以才会救你。你的血我也不会吸,你不喜欢的事情我都不回去做。”

——这些,确实,都是爱尔奎特的真心话。


 

 

【结局1:白日碧玉(True End)】

 


      “选项2. 不顺从爱尔奎特”


      大约是因为气氛缓和了的缘故,爱尔奎特身上完美的气息弱了下去。爱尔奎特:“……志贵。或者说,你不喜欢我?”志贵:“爱尔奎特的话,并不讨厌。”爱尔奎特:“真的?”她的声音非常高兴。

      随着脑中的撕裂声越来越恐怖,志贵确实地看到了仅仅一条易死的“线”。

      志贵:“但是,还是只能拒绝。我爱的是希耶尔,不是爱尔奎特……!”爱尔奎特的目光染上了怒火,但是在这之前,志贵切过了她脖子上能看到的那条“线”。喉间喷着鲜血,爱尔奎特倒下了。志贵挣扎着从爱尔奎特身下逃脱。爱尔奎特变得疯狂。希耶尔带着志贵去学校,爱尔奎特追杀而来。

【型月入门科普】《月姬》剧情五条路线的结局以及月蚀 (上)- ACG17.COM

爱尔奎特和志贵都是不要命的打法。不知道是爱尔奎特被志贵伤的太重,还是爱尔奎特看到志贵伤得太重,一场战斗之后爱尔奎特不再疯狂,取回了理智。

“坚持住,志贵……!这种程度的伤,只要志贵变成我的的话就算不了什么了……!”爱尔奎特向志贵伸出了手,被志贵拒绝。

爱尔奎特:“为什么……? 志贵,再这样下去会死的哦?好了好了——刚才那些事情我都原谅了,希耶尔什么的也不追究了。我、我不要志贵死……!所以——求求你变成我的吧、志贵……!”

志贵再次拒绝。

爱尔奎特理智恢复的太晚,志贵已经完了。爱尔奎特说自己也快到极限了,要治疗这种程度的伤势,得马上回故乡的城堡里去才行。志贵催促爱尔奎特快点回去。爱尔奎特出神地叹了口气:

“你这个坏人,到最后了还说出这种话来。但是,我呢,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志贵啊。” 爱尔奎特离去了。喜欢爱尔奎特是不是因为罗亚的影响,志贵自己也不知道。

志贵的身体快要完全停止。志贵死了以后,这具身体就是罗亚的了。志贵直视自己的身体,胸前的旧伤上,是意味着志贵和罗亚的死的“点”。志贵听到希耶尔赶来的声音,用刀穿透了自己的身体……

梦中,志贵见到了一个小孩,他的和服下的胸口上有一道恐怖的伤痕,似乎是8岁时的自己。


小孩:“啊,真不给面子。我可是比你还大一岁啊。远野志贵不是才八岁吗?我可已经存在了九年哦。”


志贵与小志贵交谈得知:

小志贵是志贵的基础而不是志贵的过去,而志贵则是小志贵的延伸。小志贵一直被当成垃圾扔在这里,因为志贵掉也进了这个地方才叫了志贵一声。小志贵告诫志贵不要醒过来。因为现实里的志贵是“医院卧床一辈子神志不清到死”的状态。现在志贵至少还能待在梦里。如果志贵选择醒过来,还是处于那种状态,那么就连梦都做不了。就算能维持肉体,大脑机能也不会剩下。

志贵最终还是决定返回现实。醒来的志贵看到的是希耶尔哭泣着的脸。

【型月入门科普】《月姬》剧情五条路线的结局以及月蚀 (上)- ACG17.COM

【型月入门科普】《月姬》剧情五条路线的结局以及月蚀 (上)- ACG17.COM

【型月入门科普】《月姬》剧情五条路线的结局以及月蚀 (上)- ACG17.COM

 

 

【结局2:太阳(Good End)】


“选项1.顺从爱尔奎特”


对志贵最重要的人确实是希耶尔,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志贵讨厌爱尔奎特。志贵确实爱着希耶尔,但对爱尔奎特的喜欢也并非虚假,并不是受到了罗亚的影响。远野志贵是因为远野志贵本身,才会为爱尔奎特痴迷的。

【型月入门科普】《月姬》剧情五条路线的结局以及月蚀 (上)- ACG17.COM


志贵:“爱尔奎特,我…你的话,并不讨厌。我、早就——被你、迷住了。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迷上你了。但是,还是不能按你说的做。听好了爱尔奎特,确实我迷上了你。但是,我最喜欢的是另外一个人。所以我做不到——变成你的东西,没有可能的。”

爱尔奎特:“算了。志贵喜欢别的谁我不在意。我呢,从来没喜欢过谁;志贵是第一个。所以志贵只要有一点爱我,其他的就完全无所谓了。所以志贵不把我当成最重要的也没关系。只要我把志贵当成最重要的,不就够了吗?但是她是不一样的。比起让她把志贵抢走,还不如让志贵恨我的好。结果最后还是要暴力解决啊。就算志贵会因为这个恨我,但是从此志贵就再也离不开我了。”


说完,爱尔奎特咬破自己的嘴唇,贴在了志贵的嘴上,强迫志贵喝下她的血。志贵被爱尔奎特紧紧抓住双臂,还有爱尔奎特嘴唇的触感,让志贵的抵抗力节节败退着。

“你……这、肮脏的家伙——!!!!!” 希耶尔赶到……

希耶尔不敌爱尔奎特,但是若要志贵和希耶尔联手对爱尔奎特,志贵做不到。志贵劝希耶尔, 说爱尔奎特什么都没有做过,不是作恶的吸血鬼。希耶尔说吸血种和善恶是对不上关系的,是一旦混进人类社会就应该被消灭掉的存在。

志贵冲进了两人之间。在两人都不听志贵的情况下,志贵开启了直死之魔眼,感到了只是稍微的呼吸一下就好像全身的骨头会碎掉似的疼痛。志贵就算豁出性命都很难读取到爱尔奎特身上的‘死’。如果志贵的意识消失,那么罗亚就会完全控制住志贵。

但当希耶尔确认了志贵确实能看到爱尔奎特身上的线,希耶尔提出了办法:

希耶尔无法消灭爱尔奎特,只能把她拘束、封印起来。但是如果志贵可以看到爱尔奎特死亡的要因,志贵就能协力切断爱尔奎特的力量供给源,这样就算希耶尔一个人都可以把爱尔奎特消灭掉。

男主角志贵拒绝,两位女主角又开始上演修罗场了。希耶尔警告志贵,不这样做的话,志贵就会完全被罗亚控制住。志贵表示自己不会出手杀掉爱尔奎特,他只是想阻止希耶尔和爱尔奎特的争斗而已,除此之外什么都不考虑。


希耶尔:“就……就算是这样……也……不杀掉爱尔奎特的话,远野君就会消失掉的。我,我不要这样……为什么……?对你来说,比起自己的性命,这个女人更重要吗?”

志贵: “(这个,希耶尔说得没错,但是…)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还是不可以向爱尔奎特出手……说了自私的话,对不起了,希耶尔。 我并不讨厌这个家伙……所以,如果是为了自己而要杀掉这个家伙的话,我做不到。”

希耶尔: “……远野君?你……也……喜欢这个女人吗?”

志贵:“——没有这回事,我爱希耶尔。”这话是真心的,对我而言最重要的就只要这个女孩而已。


志贵的直死魔眼当然也可以看到自己的死。如果志贵突刺自己的“死之点”,或许可以和罗亚同归于尽。但志贵的身体大概有一半以上让罗阿给控制住了,在这个状况下志贵可能无法自杀。

之前爱尔奎特压着志贵的时候,强灌了志贵几口爱尔奎特的血。希耶尔说,一旦爱尔奎特的血液被志贵的身体吸收,志贵就会变成爱尔奎特的死徒,就像是爱尔奎特的手脚一样,之后什么事都不可能违背爱尔奎特的意志。

爱尔奎特辩解说,志贵被罗亚给侵蚀掉后也会变成吸血种的。相比之下,爱尔奎特认为自己的的血(比罗亚)更优秀。而且吸血种是通过获取对方的血液再混上自己的血液,然后才可以把对方变成自己的下仆的。爱尔奎特没有吸志贵的血,志贵的身体还是志贵的。

志贵最终还是拿着小刀向着自己胸口刺过去,以图与罗亚同归于尽。

志贵终于还是醒来了,他今后将面临的或许是众女环绕的修罗场。

首先希耶尔跟远野家不对付。学姐希耶尔一大早就来志贵家等着和志贵一起上学,志贵从早上就面临着妹妹秋叶对希耶尔的敌意。志贵上学的时候,女仆翡翠送到了大门口,希耶尔又开始说志贵每天都有个这么可爱的女仆接送。志贵辩解说翡翠是在工作,希耶尔说:“哼——翡翠小姐也对工作很热心呢,但是居然会有女仆,果然远野君的家是很有钱的呢。”

上学的路上,希耶尔和爱尔奎特争夺志贵。希耶尔紧紧的抱着志贵的手臂,要志贵和爱尔奎特划清界限。


希耶尔:“既然远野君和我已经是恋人来了,就不要再去惹其他女孩子了……”希耶尔连耳朵都红通通的。

爱尔奎特:“哼——独占欲很强呢,希耶尔你”

希耶尔:“不,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束搏着远野君的意思,也没有这个打算。”

爱尔奎特:“那这个是什么啊?我的话,就算志贵喜欢谁我都没有关系的。但是如果志贵喜欢我的话, 那之后就是我的问题了,我并不介意志贵去喜欢其他的女孩的哦。”


希耶尔说自己和志贵已经发生过爱的结合了,已经没有爱尔奎特再插一脚的余地了。


爱尔奎特:“爱的结合,就是肉体关系吗?……哼——这么说来,原来志贵你喜欢这个的吗?”


爱尔奎特抓着志贵的双臂,就这样什么都没说,嘴唇就重合在一起。志贵慌慌张张地抵抗着,回过神来已经在配合着了,希耶尔呆呆地看着这个光景……


 

 

 

 

III. 女主角远野秋叶的结局

远野四季体内的异种之血活性化,变得非人。远野四季袭击远野秋叶,让秋叶的远野之血觉醒了,头发变为赤色,也变得非人。希耶尔学姐救走了志贵,希耶尔认为失去知性的秋叶不再是人类,而是吸血鬼,秋叶只有死才能回归人类。志贵坚持去救秋叶。


远野志贵:“学姐不是也说过了吗。远野志贵重视远野秋叶更胜于自己。但是秋叶对我的重视,要远胜于我对她的重视。所以,我不得不去。”

至今为止,秋叶她一直一个人承受着所有痛苦。相比之下我现在这种程度的痛楚,根本没有顾虑的价值。


远野志贵要从远野四季手里救出远野秋叶。四季说秋叶是自己的妹妹,跟志贵无关。志贵说你说得对,秋叶不是我的妹妹,她是我的女人。

远野志贵与远野四季决战……

志贵一路追杀四季到八年前那个四季杀志贵的地方。四季就要被志贵所杀,逃去秋叶所在的别馆,反被已经失去理性的秋叶杀死。


如同婴儿一样的秋叶。

她现在是无邪的,不分善恶,只知道杀人的生物。


秋叶跑了出去,志贵追上,他所看到的是——

【型月入门科普】《月姬》剧情五条路线的结局以及月蚀 (上)- ACG17.COM


没有理性,也没有知觉。这就是在那儿的少女。

在那里没有任何罪恶。

秋叶,没有犯下任何罪恶。

——“请杀了我。”想起了这句话。

——“请用你的手,杀了我。”多么残酷的,愿望。

除了那种愿望——甚至连救救我这类,都说不出口吗。

如果你曾说过——那么无论面对什么样的敌人,我都会一直守护你到最后。

——“我只希望,你能守护这个约定。”

……真是过分的要求啊。就算八年里完全没有关心过你。我也没料到过,最后会迎来这么残酷的报复。


秋叶说过,如果变成连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只受本能支配不断杀人的怪物,那是比死亡更加恐怖的事。希耶尔学姐说过,如果变成连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只受本能支配不断杀人的怪物,那死亡或许是一种救赎吧。此时的志贵内心如伽蓝之洞一般空虚,什么都感受不到,踏着满地的红叶朝秋叶走去。

远野秋叶即将被远野之血吞噬,失去自我。按照约定,志贵应该杀了秋叶。但是,志贵做不到。


“……我希望你能活着。无论是什么样子——我只希望你能活着,秋叶。”

就算秋叶变成了不断杀人的吸血鬼,志贵依然希望她能活着。

“就算只是自欺欺人也好,就让我来背负这种罪恶。”


志贵从正面紧紧抱住秋叶的身体,任由失去理性的秋叶用牙齿咬住他的脖子啃食着,将脖子上的骨肉分离出来,咬碎肩胛骨。肩胛骨被咬碎了,志贵就用剩下的那只手抱住秋叶。两人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密地感受着对方的体温和心跳地抱着。秋叶渐渐平静下来,在志贵的怀里睡着了。志贵尽可能轻柔地将秋叶的身体放在地上。

      在八年前中庭的事件中,秋叶曾经赋予了志贵一半生命。如果志贵死亡,把从秋叶那里借来的生命力还给了秋叶,秋叶或许就有足够的能力找回自我。

 

 

【结局1:温暖的午睡(True End)】

 


“选项1. ……….把这条命,还给秋叶。”


 

志贵希望秋叶能得到幸福的心情,相比于自己的事来是多少倍都不止。既然八年前秋叶给了他一半的生命,他依靠这个才能活到现在,那么如今就物归原主吧。志贵将小刀贴上了自己的胸口,但还是对死亡感到恐怖。为了消除这份恐怖,志贵看着秋叶平静的睡脸,用小刀朝着自己看上去最粗的那条『线』划去,重重地倒在秋叶身旁……

秋叶醒来,志贵已经不在了。虽然秋叶否定了志贵还活着的可能,但她比琥珀和翡翠还要坚信志贵会回来。

秋叶来到了那个充满了回忆的森林,自那个夜晚以来再也没有踏入的地方。秋叶的记忆又浮现出来:小时候和志贵一起游玩的庭院,两个人从屋子里出来看星星的夜里,回去的时候和志贵在群木包围中聊天,以及——秋叶在森林里反转觉醒。


“从小时候开始就这样。哥哥每次都是个只会做自己认定是正确的事的人。……所以总是,为了别人而牺牲自己啊。”

——没错。我或者翡翠被父亲训斥的时候,哥哥总是庇护我们。我要被四季杀了的时候,他也用身体保护我。就这样,在我要不行的时候。连个请求也没有,任性地——

【型月入门科普】《月姬》剧情五条路线的结局以及月蚀 (上)- ACG17.COM


“………”

克制住自己情不自禁的呜咽。并不是因为悲伤,倒不如说有点生气了。到如今终于感觉到了,那个人只顾自己,缺不考虑被抛下的我的感受。


这种种的感情,到底要向谁发泄才好?


——相信哥哥还活在什么地方。尽管是非常微小薄弱的东西,却依然残留在胸中,那是哥哥的重量。


“——但是哥哥。像这样一点动静也没有,说不定哪一天,我真的会把你忘了——”


“……啊~啊。要是在这种地方被人看见了还不得被笑话。”


忽然,秋叶看见远处被落叶遮盖的地方,隐藏着在夕阳下反射着美丽光线的金属片,以为是琥珀乱放东西。当秋叶捡小刀的一瞬间,再次感受到了和志贵的联系。

【型月入门科普】《月姬》剧情五条路线的结局以及月蚀 (上)- ACG17.COM

热热的东西从秋叶的脸颊流了下来,秋叶知道那是自己的眼泪,却没有擦拭。志贵还活着——除此之外,什么也不去想。志贵在什么地方还不知道,为什么活着也不知道——然而秋叶明白,哥哥(志贵)还活着。虽然只有一瞬间,但秋叶确实感受到了,并且抱住了哥哥(志贵)的体温。

回忆和感伤到此为止,秋叶还有很多事要做。


——那么。我要回到一直以来平常日子里的自己了。然后,无论是多么漫长的等待。相信着他一定会回来,继续等待着那个人——


 

【结局2:远方的苇莺(Normal End)】


      “选项2. ………这种事,我做不到。”


要杀秋叶,志贵下不了手。但志贵也没自我了结。志贵认为,没有证据表明这样就能救秋叶;而且如果这样做,那么秋叶即使清醒过来,也可能会背负着罪恶感度过余生。志贵决定背负秋叶的罪,并且表示秋叶活着在他身边就是他最大的幸福。

之后的日子里,秋叶只是像人偶一样,没有清醒的意识,而且只能接受人血。志贵一直用自己的血喂秋叶。本就不健康的志贵一天天变得虚弱,但志贵必须要保持笑容,因为他希望秋叶取回自我之后把这当作一段快乐的时光,不会感到悔恨。志贵相信总有一天秋叶一定会变回来。

 

ACG17宅一起

【型月入门科普】《月姬》剧情五条路线的结局以及月蚀 (上)- ACG1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