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本文转自:ACFUN 会计大佬的 型月科普系列,up主的其他马甲:青右(贴吧、知乎);青之魔法(NGA);平田1V5(B站)

原文:https://www.acfun.cn/a/ac32978318

本文上接《【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1:卫宫切嗣(前篇)》。

 

目录

1. 卫宫切嗣、久宇舞弥、Saber、爱丽丝菲尔来到日本冬木市

2. 卫宫切嗣欲暗杀Lancer的御主,未果;Saber被Lancer用计伤到左臂,无法治愈

3. Lancer的御主在凯悦酒店里布下防御,卫宫切嗣炸凯悦酒店

4. 教会号召众人讨伐Caster;Lancer的御主从爆破中脱身

5. Lancer的御主入侵爱因兹贝伦城堡,卫宫切嗣重创Lancer的御主

6. Assassin的御主击败久宇舞弥、爱丽丝菲尔,逼问答案,得知Saber赶来后逃跑

7. 卫宫切嗣狙杀Caster的御主,Lancer解除对Saber的诅咒,Saber杀死Caster

8. 卫宫切嗣用计害死Lancer以及Lancer的御主

 

 

本期主要内容 / 卫宫切嗣的主要战绩:

第四次圣杯战争正式开战。经过多次被打断,切嗣终于弄死了Lancer和他的御主。

中途顺道解决了Caster的御主,间接帮助众人杀死了Caster。

跟言峰绮礼间接交锋,收集到了一些情报,为最后的大战作铺垫。

 

 

 

1. 卫宫切嗣、久宇舞弥、Saber、爱丽丝菲尔来到日本冬木市

切嗣先行入境日本,依靠步行来到了冬木市的“新都”地区。出生于日本的切嗣很轻易就融入了当地环境,不会有人认为他是外国人。

 

尽管切嗣在三年前曾秘密调查过冬木市,但冬木市如今的变化已经大到让切嗣感到陌生。新都作为冬木市新开发的地区,商业发展很迅速。

 

在新都的旅馆中,切嗣与久宇舞弥见面。女助手久宇舞弥向切嗣报告,切嗣要的武器装备已经运到,夫人爱丽丝菲尔和从者Saber已经抵达冬木。久宇舞弥给切嗣播放了昨夜Assassin潜入远坂邸被杀的录像,报告了Assassin的御主进入冬木教会避难的消息。切嗣猜测其中有阴谋,让久宇舞弥接下来布置使魔去监视冬木教会。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事实上阴谋确实存在。作为Archer的御主的远坂时臣、作为Assassin的御主的言峰绮礼,以及理论上中立的教会监督者言峰璃正,这三人合谋,想让远坂时臣赢得圣杯战争。言峰绮礼是言峰璃正的儿子。言峰绮礼原本是圣堂教会下属的“第八秘迹会”的代行者,于三年前被送到远坂时臣那里学习魔术,成为远坂时臣的弟子。表面上因为被赋予了令咒而和自己的师父远坂时臣决裂,实际上仍然是父亲和师父的棋子。Assassin当然也没有死,一切都是演戏给外人看。

 

对于妻子和女儿注定的牺牲,想起八岁的女儿体重还没手上的枪重,即使是残酷如机器的切嗣也会心痛、陷入迟疑。当久宇舞弥钻进切嗣的怀中,勾住切嗣的脖子,用嘴唇封住切嗣的嘴,切嗣就能再度正常运作。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切嗣沉默着.感觉到胸中的情感变得越来越冷。而心中原有的疼痛,也随着温度的降低而越来越淡。

 

她成为了这样的女人。正是切嗣自己,将这个从战场捡回的少女培养成了这样的女人。她是一台辅助机器,是专门用来辅助一台名为“切嗣”的正常机器运作的机器。

 

这就是久宇舞弥。这是切嗣能够取得这场战争胜利的必须的、也是最终的武器。这是只有舞弥才能胜任的角色。

 


 

在切嗣与久宇舞弥于新都的旅馆见面的同时,一架由德国始发的意大利vorale航空公司的包机从离冬木市最近的机场降落,爱丽丝菲尔和Saber抵达日本。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2. 卫宫切嗣欲暗杀Lancer的御主,未果;Saber被Lancer用计伤到左臂,无法治愈

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从者Saber的第一场战斗是与从者Lancer进行的。晚上,Saber陪爱丽丝菲尔看海。谈及海,Saber说自己那个时代,海的那边是敌人,海只会让人感觉到不祥。Lancer故意在一百米外暴露气息,引Saber前往与海滨公园东部相接的一片仓库街进行决斗。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如同之前的计划一样,明面上的Saber的御主——爱丽丝菲尔光明正大地站在大路上。暗中真正的御主——切嗣躲了起来,透过架起的华瑟(枪)的电子瞄准镜观察战况。切嗣的女助手——久宇舞弥则躲在另一处架枪,配合切嗣进行监视和暗杀。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切嗣发现了Lancer的御主——站在仓库屋顶上的肯尼斯·埃尔梅罗·阿奇博尔德的位置。切嗣原本打算和战场另一边的舞弥一起用十字形火力确保命中Lancer的御主,但Lancer的御主的站位是久宇舞弥的死角,因此只有切嗣一人能射击Lancer的御主。在三百米不到的距离内,切嗣判断自己可以射杀对方。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这时候,切嗣发现了起重机上的Assassin。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切嗣的计划被打乱了。——如果击杀Lancer的御主,切嗣就会被Assassin发现;如果使用令咒把Saber召唤过来对战Assassin,爱丽丝菲尔就不得不直面Lancer。

 

切嗣无法下决定,于是让久宇舞弥监视Assassin,自己则观察Lancer。

 

另一边,由于Saber的宝具“誓约胜利之剑Excalibur”能让大地变为焦土,Saber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使用,所以只能继续和Lancer拼剑技。Lancer的红色长枪穿过Saber的铠甲,击中了Saber。Lancer嘲讽Saber如同没穿衣服,Saber干脆撤销了自己用魔力编织的铠甲。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Saber以为自己看穿了Lancer的枪的秘密,却不知道Lancer有两个宝具——Lancer的红色长枪能破魔,所以Saber以魔力编织的铠甲无法防御红色长枪;Lancer的黄色短枪造成的伤口不能被治愈,黄色短枪本身却无法破魔,因此无法穿过Saber的铠甲直接触碰到Saber。Saber撤销自己的铠甲,反而使得黄色短枪能击中自己、发挥让伤口无法治愈的效果。

 

Lancer踏在一块由沙粒组成的地面上,腿陷进了沙中,动作停了下来。Saber的风王结界可以隐藏剑的真身,让敌方无法判断自己的武器是什么,以及长短大小。她解除风王结界,在这一瞬间可以进行一次性的特别攻击——被解放的风像武器一样向Lancer攻去,并且在Saber背后推动着她攻向敌人。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突然,Lancer的腿动了起来,Saber发现自己被Lancer骗了。——Lancer之前是故意陷进沙坑的。可惜此时使用全身的力量进行“释放魔力”、化为了一颗超音速炮弹攻向Lancer的Saber已经停不下来。

 

Lancer用腿踢起之前扔掉的黄色短枪,短枪身上的符咒也已被解开,符咒下显出金黄色的枪身,枪尖正对着Saber飞来的方向——这里Saber发现自己又被Lancer骗了,而且被骗了不止一个地方——Saber不应该以为枪就是双手武器,也不应该以为Lancer的宝具只有一个(毕竟Saber自己就有不止一个宝具)。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高速攻向Lancer的Saber即使识破了Lancer的骗局也已经停不下来,但最终Lancer的枪并没有刺在Saber的胸口,而是刺在了Saber的左臂上;Saber也击中了Lancer的左臂。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突入场内的Rider——希腊文明马其顿的征服王伊斯坎达尔(亚历山大大帝)使得二人罢战。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Lancer的伤口快速愈合。Saber推测以Lancer的自我治愈能力还不至于恢复得这么快,应该是暗中的御主出手了。另一边,Saber自己却因为被Lancer的黄色短枪刺中,无法被治愈。

 

Lancer揭示了自己那斩断魔力的红色长枪的名字——破魔的红蔷薇,以及诅咒的黄色短枪的名字——必灭的黄蔷薇,并解释了Saber是如何被骗的。再加上Lancer的泪痣,Lancer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凯尔特英雄迪卢木多·奥迪那

 

从者Lancer通过心理欺诈,成功用附上咒语的黄色短枪击中Saber,从而对Saber的左臂施加了诅咒,使得Saber被刺中的伤口不会愈合。但即使面对状态不佳的从者Saber,从者Lancer也没有能力继续扩大战果了。

 

 

 

 

 

3. Lancer的御主在凯悦酒店里布下防御,卫宫切嗣炸凯悦酒店

 

排除即将落成的新都中心大厦,冬木市凯悦酒店是冬木市最高的建筑,拥有全冬木市最高水平的设施和服务。

Lancer的御主——肯尼斯和未婚妻索拉住在凯悦酒店。肯尼斯在原本的从者契约体系中加入独有的改动,由御主肯尼斯持有令咒,索拉作为另一个御主为从者Lancer提供魔力。

 

尽管住在豪华套间,可是作为贵族的肯尼斯无法欣赏这种没有文化底蕴的东西。甚至,整个日本岛国和日本这个种族都让肯尼斯感到十分不愉快。对肯尼斯而言,委琐的香港至少很有民俗风情,可这日本新都不过是俗气玩意儿的堆积。当然,这些小事还不足以让肯尼斯生气。对于名门天才,从小顺风顺水、自以为已经预知一切的他而言,无法预知的命运舞台——“混沌”才是令他烦躁的东西。

 

肯尼斯因Lancer之前的表现而训斥Lancer。他认为Lancer明明可以杀死Saber却手下留情了,而且Lancer似乎只关心与Saber的决斗而忘掉了替主君扫平所有敌人(而不仅仅是Saber)的誓言。然而,肯尼斯的未婚妻——索拉·娜泽莱·索非亚莉却对Lancer有暧昧的想法。为了维护Lancer,索拉找肯尼斯的茬,而Lancer却让索拉住口。Lancer生前与主君——芬恩·麦克库尔的未婚妻有着恋情。生前未能向主君尽忠是Lancer的遗憾,现在Lancer只想向新主君(御主)——肯尼斯尽忠,绝对不与新主君的未婚妻产生暧昧关系。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看着Lancer脸上那颗会自动魅惑女人的泪痣,肯尼斯对Lancer感到不快。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这时前台打来电话,说发生了火灾,要他们紧急避难。肯尼斯判断火灾不大,而且是人为纵火,纵火者应该是之前在仓库街的某个御主,该御主过来找茬了。肯尼斯让Lancer去切断该御主的退路,把该御主引来。——肯尼斯已经把凯悦酒店改造成了自己的魔术工房。

 


 

凯悦酒店作为肯尼斯的活动据点,当然需要对其进行彻底的改造。这种改造不是物质上的,而是指魔术的强化。在这个全高三十二层的建筑,被肯尼斯的结界所覆盖的就有二十四层。这里甚至可以被称为魔术堡垒。而且这里还有三台肯尼斯专用的魔术炉以及代替猎犬而召唤来的的数十只恶灵和魍魉。就连下水道也没有遗漏,肯尼斯将走廊下面的空间异界化了。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不料,切嗣没选择进入酒店与肯尼斯斗,而是直接爆破酒店。

 

切嗣记录了冬木市所有作为魔术师根据地的建筑,包括凯悦酒店。他预先取得了凯悦酒店的设计图,找到了适合设置炸弹的地方。

 

他的女助手久宇舞弥在凯悦酒店对面一栋还没建好的高层建筑里,可以直接监视凯悦酒店里的肯尼斯的房间。切嗣用移动电话拨打了一组空号,被改造过的通信同路所连接的是C4炸弹的起爆管,全高—百五十多米的凯悦酒店被爆破。

 

切嗣精通古今内外所有爆破技术,他这次使用的是定向爆破——爆炸规模小,爆炸声音甚至没传到酒店外面;所有的外墙都向里面倒塌,没有碎片往外飞。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如果有必要,切嗣可以毫不犹豫地牺牲酒店内的所有人。可他却事先放火把其他人引出酒店。切嗣开始反省,自己比起几年前退化了,必须恢复以往的冷酷和判断力才行。

 

切嗣从久宇舞弥那里确认肯尼斯的房间没有动静。这时言峰绮礼从暗中走出,把蝙蝠使魔的尸体扔给久宇舞弥——蝙蝠的腹部带着一部CCD照相机,久宇舞弥把它放去监视教会。言峰绮礼预判久宇舞弥的射击,通过敏捷的身手闪躲并接近久宇舞弥,打算将她活捉。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突然,军用烟雾弹放出烟雾。烟雾散去后,久宇舞弥已经不见了。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Assassin向言峰绮礼通报,他找到Caster的老巢了。

 

 

 

 

4. 教会号召众人讨伐Caster;Lancer的御主从爆破中脱身

 

第二天清晨,言峰绮礼通过魔导通信机,联系到了深山町的远坂邸,报告了Caster的行踪。

 

在教会,言峰璃正宣布紧急状态。御主们派各自的使魔前来听报告。

 

Caster的御主犯下连续绑架案,肆无忌惮地杀人又不清理痕迹,登上俗世的社会新闻的头版头条。魔术、神秘、圣杯战争,一切相关信息都是不能向世俗泄露的。因此,Caster的行径无法被所有相关人员容忍。

 

代表教会一方的圣杯战争监督者——言峰璃正动用在紧急状态下拥有的监督权限,号召所有御主暂停在圣杯战争中的互相战斗,讨伐违背规则的Caster,并宣称击杀Caster及其御主的人能得到教会的奖励。——言峰璃正的手臂上满是在过去的圣杯战争中出局的御主们遗留下来令咒,言峰璃正宣称会把令咒奖励给杀死Caster及其御主的人。在确认Caster被消灭的那一刻,圣杯战争将再次开启。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言峰璃正和远坂时臣依然是一伙的。由于来教会听报告的使魔有五只,二人判断肯尼斯还没死。远坂时臣担心令咒奖励被其他人拿到。言峰璃正告诉远坂时臣,当Caster被其他人追得走投无路的时候,Archer能给予Caster最后一击。

 

另一边,搜救队在被爆破的凯悦酒店的瓦砾之中发现了直径长达三米的银色球体。救援主任让队员们把银色球体抬上卡车的货架。一不留神,目光呆滞的救援主任已经开着卡车载着银色球体离开了。五小时后,警方在郊外发现了卡车和失去意识的救援主任,银色球体只剩下一个空壳——里面的Lancer的御主肯尼斯已经撤走了。

 

 

 

 

5. Caster暗算Saber,Lancer救下Saber;Lancer的御主入侵爱因兹贝伦城堡,卫宫切嗣重创Lancer的御主,Saber放Lancer救走Lancer的御主

 

从者Caster——吉尔·德·莱斯带着作为人质的小孩子们前来“拜访”。不能让Saber为难,爱丽丝菲尔派Saber前去迎战。Caster用小孩偷袭Saber,Saber被触手控制住。Lancer前来援助Saber,用双枪消灭了控制住Saber的触手。——按Lancer的说法,肯尼斯只命令Lancer打Caster,因此援助Saber只是顺手为之。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切嗣判断Saber离开后城堡已经不安全,于是让爱丽和久宇舞弥从Saber迎战的反方向撤走。

 

从者Lancer的御主——肯尼斯攻入爱因兹贝伦的城堡,与切嗣战斗。肯尼斯的月灵髓液是他持有的礼装中最强的一种,拥有“Automatoportum defensio(自律防御)”、“AutonlatoporIunl quaerere(自动索敌)”、“Dilectus incursio(自动攻击)”的功能。,能自动防护、追踪、攻击,这使得切嗣的枪械失去了作用,只能通过“固有时制御”的应用,在自己家大本营与肯尼斯周旋。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固有时制御——二倍速”能让切嗣能将自己体内化为固有结界、操控时间来加速逃跑;“固有时制御——三重停滞”能将切嗣体内时间减缓到原有的三分之一,将心跳声和呼吸声压制到最小,以躲避月灵髓液的探查。然而, “固有时制御”对切嗣的身体造成了很大的负担,无法一直维持下去。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在击中大意的肯尼斯之后,切嗣判断肯尼斯接下来会贯注全身魔力来防御,这下再也没法用物理攻击伤害到肯尼斯了,但这正是使用起源弹的大好时机。

 

切嗣将起源弹射出。月灵髓液防御住了子弹的物理攻击,但肯尼斯却受到了比直接中弹还要严重的损伤。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这是因为,切嗣的起源弹受到肯尼斯的魔术干涉,子弹中“起源”产生的影响会严重地反馈到作为术者的肯尼斯的魔术回路上。起源弹使得肯尼斯的魔术回路“短路”。在肯尼斯的魔术回路中,那依靠猛烈的压力而循环的高密度魔力,突然无视循环线路而不受控制地狂暴乱窜,破坏了肯尼斯自身的肉体。

 

注1:一共六十六发起源弹,其中三十七发此前已经被用掉,废掉了三十七个魔术师。第三十八发起源弹废掉了Lancer的御主——肯尼斯。

 

注2:根据原作,要防住切嗣,就不能依靠魔术,只能用物理防御。问题是,“.30-06 Springfield” 弹以穿透力见长,必须要用装甲车才能防御;“Thompson contender”是具有最大物理性破坏能力的手枪。由于切嗣选用了这样特殊的枪和弹,对方不能用魔术防御,但是用一般的物理防御也防不住。

 

肯尼斯瘫在因魔力中断而洒一地的月灵髓液上面,已经连普通人的机能都无法发挥了。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Lancer察觉到肯尼斯遇到生死危机,Saber判断这是卫宫切嗣搞的鬼,于是便让Lancer赶回去救援肯尼斯。二人已经约定以后以骑士的方式进行战斗,不能放任切嗣用卑鄙的手段杀死肯尼斯。

 

切嗣朝肯尼斯开的枪被赶来的Lancer挡下。由于切嗣的魔力依然被在某处的Saber切实地吸收着,唯一的结论就是Saber主动为Lancer让开了道路。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Lancer:“不会让你杀死我的Master。我也不会杀死Saber的Master。我也好她也好,都不希望以这种形式终结。”

切嗣:“……”

Lancer:“绝对不要忘记啊。你现在能够活下去,全都是因为骑士王的高洁。”

 


 

 

因尊重从者Saber,从者Lancer饶了切嗣,带着肯尼斯撤走。此时的肯尼斯内脏几乎都破了,连肌肉和神经都有不同程度损伤,能活着就是一个奇迹。

 

虽然事后索拉修复了肯尼斯的脏器,但是肯尼斯的神经无法被修复,以后无法走路了;而且他的魔术回路也完了,已经无法再使用魔术了。

 

不过按照他们的策略,肯尼斯是持有令咒的正牌御主,而未婚妻索拉则担任Lancer的魔力供给源,因此这一组依然可以继续打圣杯战争。至于索拉要求肯尼斯把令咒让出,以及索拉与Lancer的暧昧,追溯到Lancer生前与自己君主的女人的奇妙关系,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6. Assassin的御主击败久宇舞弥、爱丽丝菲尔,逼问答案,得知Saber赶来后逃跑

 

另一边的战斗,是言峰绮礼VS爱丽丝菲尔、久宇舞弥。

 

言峰绮礼已知的情报是,其他的御主全都以Caster为目标,而Caster以Saber为目标。言峰绮礼判断,这种情况下,切嗣会待在冬木市郊外的森林里的爱因兹贝伦的城堡,等待敌人的来袭。言峰绮礼进一步判断,敌人会从森林东面袭击爱因兹贝伦城堡,因此他在森林西侧外缘待机。一旦东面战斗开打,他就从西面奇袭。

 

言峰绮礼让从者Assassin灵体化,探查情报。Assassin 有“气息切断”技能,虽然还是不能接近爱因兹贝伦城堡,但是在森林的外侧观察战斗动向已经足够。

 

Assassin探测到,Saber果然在东面和Caster开打,切嗣留在爱因兹贝伦城堡。这对言峰绮礼而言,是个绝佳的袭击切嗣的机会。

 

Assassin接着传来警报,说Lancer的御主肯尼斯也在前往爱因兹贝伦的城堡。想要面对面地把切嗣逼入绝境的言峰绮礼有些焦躁,生怕切嗣被肯尼斯打死了。带着最坏的情况下不得不和肯尼斯冲突的觉悟,言峰绮礼在森林中飞速前进。

 

深入爱因兹贝伦森林结界的言峰绮礼被久宇舞弥狙击。一开始,言峰绮礼受到来自不同方向的火力,猜测狙击手不止一个。之后,言峰绮礼判断这是幻术和幻觉,其实只有一个狙击手(久宇舞弥),施展幻术的则另有其人(伊莉雅斯菲尔冯爱因兹贝伦)。

 

言峰绮礼中弹,故意倒下以诱敌。久宇舞弥靠近,爱丽叫停久宇舞弥,但此时已经来不及了,言峰绮礼突然起身冲向久宇舞弥。久宇舞弥射击,以每秒10连发的250Foot—Pound的子弹击中言峰绮礼。

 

言峰绮礼的僧衣由Kevlar纤维制成,再裱上教会代行者特制的防护咒符,可防御9mm口径手枪子弹。在装备加持下,言峰绮礼只需要用锻炼出来的结实肌肉卸下子弹的如同金属球棒猛击一般的动能,并护住头脸即可。

 

言峰绮礼的僧衣所用的Kevlar材料防弹却不防利刃,于是久宇舞弥拔出大型匕首,与使黑键的言峰绮礼近战。不料言峰绮礼用中国拳法——八极拳把久宇舞弥制服,绝望的她这才明白之前的黑键只是个幌子。受到八极拳攻击的久宇舞弥全身麻痹无法动弹,甚至陷入自己的手脚已经全部脱落的错觉,肋骨也至少断了两三根。

 

爱因兹贝伦不擅长打架,却擅长操作金属。爱丽丝菲尔用魔术操纵柔软纤细的金属丝束,编织出了精致的银丝工艺品——鹰。鹰冲向言峰绮礼,在被言峰绮礼的拳头打中的同时恢复成不定型的银丝,把言峰绮礼绑在树干上。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爱丽丝菲尔对中国拳法一无所知,以为那手背被紧紧箍在树干上的言峰绮礼无法发力了,不料言峰绮礼浑身都可以看作是武器。只见言峰绮礼双脚用力踏住地面,用全身的力气打出的劲道直接传到了树木的中心,粗细超过30厘米的大树直接开裂。

 

“将踏于大地的双脚之力、腰部的回转、肩膀的扭动相乘.确实地将全身瞬间爆发力的总合集中在拳头之上” ——寸劲!

 

第三次的打击声响彻森林,树干发出最后的悲鸣——塌了。言峰绮礼将之前捆住自己双手的银丝一节一节地扯断。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言峰绮礼:“你们两人,好像是为了保护切嗣而向我挑战的——那是谁的意志?”

爱丽:(沉默)

 

言峰绮礼:“(掐住爱丽,举起)我再问一遍。女人,你们是根据谁的意志而战。”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言峰绮礼无论怎么搜,也在爱丽的身体上搜不到令咒,因此言峰绮礼判断切嗣才是御主。他进一步判断,爱丽丝菲尔作为爱因兹贝伦的人造人,不是御主却参战,应该是小圣杯。小圣杯这么重要的东西,不会因为人手不足就被派来送死。

 

地上的久宇舞弥抬手抓住言峰绮礼,言峰绮礼对着久宇舞弥又是一脚,久宇舞弥依然没放手。二女怒视着言峰绮礼,没有回答言峰绮礼的问题。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言峰绮礼又判断,没有人派她们来,她们是自己决定来的。

 

这时Assassin来报,Caster、Lancer及其Master已经全部战败并离开森林了,Saber很快就会赶来。言峰绮礼用黑键捅穿爱丽丝菲尔,然后跑路——这样,追来的Saber就不得不在“救助这两个濒死的女人”和“追击言峰绮礼”之间二选一了。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女人往往是自私的生物。只有这两个女人都全面肯定、理解“他”,两人为了“他”牺牲自己这种事才可能成立。

那就是说——切嗣这个人物是被他人肯定、理解的存在吗?

“不可能的……”

 

绮礼从喉咙中发出类似呻吟的嘀咕。

 


 

原以为切嗣是头孤狼,与自己一样不被任何人理解,那样的话自己一定能在那个与自己一样虚无的男人身上找到自己的答案,可事实却与他原先的想法产生了矛盾。言峰绮礼不敢想下去,强行压下杂念,继续逃跑。

 

Saber赶到,却惊讶地见证爱丽丝菲尔正在大出血的伤口很快就愈合了。

 


 

爱丽丝菲尔:“其实多亏了你哟,Saber……”

 


 

Saber的宝具“遗世独立的理想乡”能够治愈持有者的伤势,甚至还会使得持有者的衰老进程停滞。切嗣将Saber的剑鞘阿瓦隆(Avalon)作为概念武装封入爱丽丝菲尔的体内,使得爱丽丝菲尔享有宝具的效果。

 

只不过,要等到Saber靠近爱丽丝菲尔的时候,效果才会发动。因此当Saber赶到的时候,爱丽丝菲尔才恢复。

切嗣不信任Saber,慎重地嘱咐爱丽丝菲尔不要告诉Saber剑鞘的事,因此Saber一直对此不知情。爱丽丝菲尔对此很愧疚。

 

爱丽丝菲尔判断言峰绮礼下一次还会再来挑战切嗣。

 


 

爱丽丝菲尔:“但是,守护切嗣的不仅仅是我……对吧,舞弥小姐。”

 


 

久宇舞弥尚未恢复意识,由于治疗前期的麻醉而表情平稳。

 

爱丽丝菲尔早已不再是没有自我的人偶,而是一个爱着切嗣的女人,是他的妻子。她本该讨厌久宇舞弥,可现在却要感谢久宇舞弥。这是因为久宇舞弥教给爱丽丝菲尔,她在这场战争中应该做什么。

 


 

爱丽丝菲尔:“下一次一定要赢。两个人一起保护他吧……”

 


 

立下誓言之后,爱丽丝菲尔开始专心治疗久宇舞弥。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7. 言峰绮礼的从者Assassin被Rider杀死;卫宫切嗣狙杀Caster的御主,Lancer解除对Saber的诅咒,Saber杀死Caster

 

之后,发生了三王宴会上Saber被胡说八道的醉汉(指Rider)怼、Rider开固有结界“王之军势”、带领军队杀死Assassin一众分身等剧情;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卫宫邸(日后士郎的居所)成为新据点,爱丽丝菲尔告诉Saber自身作为人造人小圣杯的缺陷,让Saber在卫宫邸的仓库画下直径六英尺的魔法阵(日后士郎召唤Saber的命运之地),使爱丽丝菲尔得以通过正确连通地脉的魔法阵维持身体机能的剧情;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以及吉尔伽美什引导言峰绮礼,让他察觉自身“以他人的不幸而感到愉悦”的本性、为言峰绮礼日后背刺远坂时臣的行为做铺垫的剧情。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这些剧情大部分与卫宫切嗣没有直接联系,因此略过。

 

从者Caster站在未远川的水面上施展大型魔术,Caster的御主——雨生龙之介站在未远川大桥上给Caster加油鼓劲。从白天到晚上,Caster终于召唤出海魔,冬木市群众纷纷围观。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众人讨伐从者Caster。从者Saber、从者Lancer与海魔对战,从者Archer与从者Berserker战斗,从者Berserker的御主与从者Archer的御主战斗。趁着混战,切嗣狙杀了从者Caster的御主。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即使御主死亡,从者Caster仍然能够存活一段时间,因此Caster和他召唤的海魔所造成的危机仍然没有被解除。Rider用固有结界王之军势,也只能暂时困住海魔。

 

切嗣告诉众人,要灭杀Caster所召唤的海魔,就需要用到Saber的宝具——誓约胜利之剑Excalibur,然而Saber因左臂被Lancer的黄色短枪诅咒而无法使用宝具Excalibur。Lancer信奉认同应优先打倒邪恶的从者Caster和他召唤出的海魔。

 


 

Lancer: 现在必须获胜的是Saber吗?是Lancer吗?不,都不是!此时必须获得胜利的,是你我所信奉的“骑士之道”!

 


 

于是,Lancer折断自己的黄色短枪——必灭的黄蔷薇,解除了自己施加在从者Saber左臂的诅咒,这使得从者Saber能够使用宝具Excalibur。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于是从者Caster连同海魔一起被从者Saber用宝具——誓约胜利之剑Excalibur消灭了。

 

看着挥剑放宝具的Saber,原本把Saber当成了贞德的Caster死前“看到”了贞德;而Archer则想起了恩奇都,自此对Saber有了深重的执念。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8. 卫宫切嗣用计害死Lancer以及Lancer的御主

 

趁着众人打Caster与海魔时,久宇舞弥(切嗣的女助手)偷袭肯尼斯的未婚妻——索拉,砍掉了索拉持有令咒的手。索拉被切嗣挟持。

 

肯尼斯坐着轮椅来到教会,向监督者言峰璃正讨要一条令咒。肯尼斯的Lancer确实在讨伐Caster的过程中做出了贡献,不过言峰璃正提出质疑,现在对Lancer的魔力供给由索拉承担,令咒也给了索拉,因此言峰璃正无法判断肯尼斯是否还算是Lancer的御主。肯尼斯强调自己依然拥有契约的主导权,而且当初也是肯尼斯以个人名义向教会申请成为御主的。言峰璃正承认了肯尼斯获得令咒奖励的资格,在转让一枚令咒给肯尼斯之后,却被肯尼斯用枪偷袭杀死。

 

Lancer发现索拉的血迹,却找不到索拉,只能挨肯尼斯的训斥。爱丽丝菲尔和Saber根据切嗣的情报来到了肯尼斯的据点。Lancer再次与Saber决斗。在战斗中,Saber主动放弃使用因Lancer折断黄色短枪——必灭的黄蔷薇才得以恢复的左手。Saber声称自己若不这么做,会因愧疚而无法发挥战斗力。

 

切嗣用枪指着索拉,要求肯尼斯签署“自我强制证文(Self Geass Scroll)”。“强制(Geass)”诅咒是切嗣无论用什么手段都无法解除的,这使得切嗣永远无法伤害肯尼斯和索拉。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作为交换,肯尼斯消耗最后一条令咒,使得Lancer在强制命令下被迫自我了结。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按照契约,切嗣无法伤害肯尼斯和索拉,于是久宇舞弥(切嗣的女助手)开枪杀死了索拉,并重创肯尼斯。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肯尼斯哀求切嗣杀了他,切嗣受契约支配而无法杀死肯尼斯,于是Saber了结了肯尼斯的性命。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

Saber因切嗣的卑鄙手段而与切嗣起了冲突。切嗣则表示这是人类最后一次流血,当他用圣杯实现愿望,人类将迎来永远的和平。

 

下期:

卫宫家的历史3:卫宫切嗣(后篇)

 


 

参考:

《Fate/Stay Night》游戏(2004),奈须蘑菇担任编剧,TYPE-MOON发行;

《Fate/Zero》小说(2006),虚渊玄著,TYPE-MOON、星海社(文库版)出版;

《Fate/Zero》电视动画(2011~2012),ufotable制作;

《Fate/Grand Order》手机游戏(2015),奈须蘑菇担任总监督, DELiGHTWORKS开发;

TYPE-MOON官方设定集:《Fate/complete material II Character material》、《Fate/complete material III World material》、《Fate side material 用语辞典》、《Fate/Zero material》等.

 

UP主的其他马甲:青右(贴吧、知乎);青之魔法(NGA);平田1V5(隔壁某站)

 

ヾ(・ω・`。)

向ACG17z公众号发送“p站上不去”查看上PIXIV方法吧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2:卫宫切嗣(中篇)- ACG1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