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本文转自:ACFUN 会计大佬的 型月科普系列,up主的其他马甲:青右(贴吧、知乎);青之魔法(NGA);平田1V5(B站)

原文:https://www.acfun.cn/a/ac37091298

 

上期:【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1: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前篇)

 

目录

1.十日目(其一):追查Rider的踪迹;公园里,Saber粗中有细、软硬兼施,打开士郎的心扉

2.十日目(其二):用宝具“Excalibur”消灭Rider,Saber真实身份呼之欲出

3.十一日目(其一):士郎梦见Saber的过去,少女阿尔托莉雅与王选之剑,以及想要再现石中剑的士郎

4.十一日目(其二):从爱因兹贝伦城中逃脱

5.十一日目(其三):士郎和Saber建立完整连接,Saber的魔力得到补充

6.十一日目 (其四) :士郎投影石中剑, 士剑同心,一剑七杀,Berserker被消灭

7.十二日目(其一):士郎再次梦见Saber的过去,Saber态度的微妙变化

8.十二日目(其二):Saber与士郎的夜间谈心

9.十三日目(其一):卫宫士郎想要让Saber幸福; Caster欲控制Saber,被士郎察觉

 

 

 

以下为我整理的原作Fate路线和06版动画的对照表。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1.十日目(其一):追查Rider的踪迹;公园里,Saber粗中有细、软硬兼施,打开士郎的心扉

 

2004年2月9日,昼。

 

士郎和Saber去追查Rider的踪迹。远坂凛留在卫宫邸看家,为打倒berserker做准备。

 

Saber虽然能感觉到从者的气息,但不接近Rider就无法察觉到对方的存在。至于没有魔术师资质的Rider的御主───间桐慎二,就更难被找到。

 

因此,士郎提出转变思维。───不是要找Rider的御主,而是要找结界。专门找大型建筑物、很多人聚集的地方。

Rider要积蓄魔力,就要张开结界大范围榨取人群。此前士郎在校门口就会有明显的感觉,而当时距离结界发动还有很多天的时间。

 

Saber对士郎的想法表示赞许。

 

第一站是间桐家。慎二不是冷静到能潜伏在自己家的人,Saber也确实没能感觉到Rider的气息。

Saber问士郎,要不要去看望间桐樱。

 

士郎之前已经从远坂凛那里打听到,樱没有受外伤,只是身体不适。虽然士郎很担心樱,但士郎不想把樱卷进圣杯战争。更重要的是,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士郎可能会把樱的哥哥杀死,这样他以后都不知该如何面对樱了。

 

士郎分析,慎二可能会在新都张开结界,那里有冬木的商业街,高楼大厦林立。

 

二人来到新都。

 

士郎和Saber走在大厦间,暂时没有找到线索。Saber看出士郎身体极其不适,可士郎依然坚持要继续追查剩下的建筑。Saber态度强硬地把士郎拉到公园的长椅上。

 

士郎被Saber的眼神逼着,不情愿地坐在椅子上。士郎出现一瞬间的失去意识,发觉自己呼吸紊乱,腰很沉重,双脚拒绝来自大脑的站立命令。

 

士郎如此不爱惜自己,Saber很生气。

 

 


 

Saber:“好了,士郎请在那休息。如果你不喜欢一个人休息的话,我也会陪你的。”

 


 

 

Saber在士郎身旁坐了下来。长椅其实并不长。士郎跟身旁的Saber,近到只要稍微倾斜身体就碰得到肩膀。

虽然在长椅上休息也许能缓解紧绷的身体,但是感受到贴近的Saber,士郎反而在另一种意义上呼吸不畅了。

 

 


 

士郎:( Saber要是再靠近的话,心脏就要暴走了────)

Saber:“……士郎? 是我多心了吗,感觉你的脸色比刚才还要差了。”

士郎:“没、没那种事……! 我、我可没有胡思乱想!”

Saber:“……那就好……不过还是躺着比较好吧。这附近可以休息的地方───”

 

(Saber左右来回看着……)

 

士郎:(为什么这么寂静的公园里,会有家伙让恋人膝枕着睡觉啊!)

 

(Saber一边看着那对膝枕的情侣,若有所思。)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Saber:“士郎。感觉不舒服的话就躺下来───”

士郎:“没事的! 安静一下马上就能冷静下来的、不用太担心!现在就不要管我吧!”

 

(士郎把脸从Saber那边转开,为了不让视线对上而闭起眼睛。)

 

士郎:(接下来只要,尽可能不意识到旁边的Saber,拼命地深呼吸───)

 


 

 

士郎在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之后,由于身心早已到达极限,不知不觉中真的睡着了。

 

士郎再次梦到了过去。那时火势减弱、天上就要下起雨来。士郎的身体上到处都是烧伤,尤其是胸口上有着特别尖锐、灼热的感触。

 

突然间,士郎发觉到一个盲点───他年幼时全身烧伤,尤其是胸口上有什么刺入了,可现在的他胸口上却什么也没有。

 

这确实是一个疑点,不过现在的士郎可没功夫去想这个,因为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士郎懊悔不已,本应用来找Rider踪迹的时间被浪费了。不过Saber却觉得很值得,因为士郎的气色好了很多。

 

士郎问Saber,如果自己还没醒怎么办。Saber说自己正想着差不多要叫醒士郎了,因为太阳下山后就变冷了。士郎无力反驳。

 

士郎说,这里不是个好的休息场所,因为有讨厌的回忆。Saber问士郎为什么说,士郎述说了自己的过去,以及自己的想法。

 

早在2月3日(四日目)的时候,察觉到士郎的心理异状的Saber就在关心士郎,只不过被心虚的士郎敷衍过去。如今,士郎的心扉终于在Saber的软硬兼施下被打开了。

 

 


 

Saber:“士郎。你之所以要不让牺牲者出现,就是因为这个吗? 因为你自己是圣杯战争的牺牲者,才不想出现像自己一样的牺牲者……?”

士郎:“咦────不、那个…”

士郎:(说起来,我说不定真的是那么想的。可是不可思议地,总觉得自己一次也没那样想过。)

士郎:“……是怎样呢。虽然Saber说的也对,但我想理由应该更单纯吧。十年前啊,我在这被切嗣救的时候,就只有高兴。因为我什么都没有,所以才憧憬着自己也能变成那样就好了吧。”

士郎:(没错,我当时只有高兴。希望得救,而又实现时的感情,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但与此同时,我越高兴,罪恶感也就越重。)

士郎:“可是,我觉得只有自己实现愿望很不舒服。虽然我被老爸救了。但其他人没有被救,就一直那样。”

士郎:(每个人都在求救,在那之中,只有我的愿望被实现了。只为了救一个人,而牺牲了其他所有人。所以───卫宫士郎,必须负起这责任。)

士郎:“不过,已经发生的事也不能挽回。如果想要报答死去的人们,至少应该防止以后再发生这种事。我不会让十年前的惨剧发生。要是再次发生,那我才是没脸去见牺牲的人们吧。我的理由,我想也只是这点程度的事而已。”

士郎:(现在得赶快再开始搜寻慎二了。身体也变好了,得快点走过还没调查过的大楼。而且,到晚上的话行人也会减少。如果慎二想要袭击我们的话,这是绝佳的机会吧。要把自己当成诱饵的话,等下才是重头戏。)

士郎:“走吧Saber。总之先回到商业街吧。”

Saber:“…………”

士郎:“Saber……? 怎么了,忘东西了吗?”

Saber:“不。只是,想起来今天早上的事。我说要先把伤治好再去找Rider的御主,而士郎对我说搞错顺序了。”

士郎:(呣……说不定是说过,但我不记得那么细微的事了。)

Saber:“士郎昨天也说过相同的话。虽然从以前就有这种感觉,但我在那时才确定。───你,不打算救自己。”

士郎:(就像那是一种罪恶一般,Saber直视着我下了断言。)

Saber:“你对于别人比自己还优先。虽然这是很了不起,但这样你有一天一定会后悔。……士郎,你应该更重视自己。”

Saber:“走吧。待在这里的确会给你带来负担。”

 


 

 

 

 

 

 

 

 

2.十日目(其二):用宝具“Excalibur”消灭Rider,Saber真实身份呼之欲出

 

2004年2月9日,夜。

 

Rider已经做好了准备,不再躲藏。她故意毫不掩饰地释放魔力,引Saber进入有利于她自身发挥的战场───大厦的外壁上,Saber无法像以前那样彻底压制住Rider。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Rider并不正面和Saber决胜负,而是牵制、诱导Saber。只要Saber上到大厦的顶端,就会被逼到一个无法躲避Rider宝具的死地,那时Rider将以最强的宝具一击与Saber分胜负。Saber赌的就是自己能抗住Rider的宝具一击,然后打倒Rider。

 

士郎判断慎二可能在楼顶,因此他决定直接抓到慎二并逼他放弃令咒。当士郎来到楼顶,发现Saber正屈膝跪在被烧焦削去一大块的屋顶中央。天空中的是骑着天马的Rider。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Rider骑着天马处于Saber无法攻击到的上空,一边放出强大的魔力一边滑行,袭击Saber之后又重新飞回空中,反复放Saber的风筝。Saber将缠绕在剑上风解放,做成一堵看不见的墙,可是却无法阻挡Rider的天马的冲击,甚至无法降低天马的速度。

 

Rider的天马是从神话时代就一直存在着的天马,已经到达了幻兽的等级,在防御方面更是已经到达幻想种中最高级的“龙种”的境界了。Rider的天马只要奔跑,就足以将它周围的东西破坏殆尽,之前被烧焦的屋顶就是天马造成的。

 

士郎察觉到响动,是藏在某处的慎二,可惜风太大了无法分辨位置。士郎克制住焦急的内心,和慎二继续对话,并专心倾听慎二的笑声。慎二的话说得越多,士郎就越容易找到他。

 

Rider开始控制天马向下俯冲。而Saber解开风王结界后,被隐藏的武器也露出真面目。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高呼着真名“Excalibur (誓约胜利之剑)”释放宝具,Saber的真实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不列颠的亚瑟王。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Saber的光之刃将接触到的东西毫无例外地切断,将Rider一刀两断后继续往空中而去,划开云层后逐渐消失。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间桐慎二:“啊───啊、啊啊啊……!烧起来了、令咒烧起来了……!”

 


 

 

Rider死亡,间桐慎二那以书的形式存在的令咒也变成灰烬。像是要逃避士郎的视线一般,慎二转过身,就这样往楼顶的屋口跑去。

 

士郎急着要去追慎二的瞬间,在视线的角落,Saber像崩塌一般倒了下来。慎二已经没有了从者,又失去了令咒,胜负已分。不能放着Saber不管,士郎决定先照顾Saber。

 

Saber已经完全失去意识了。她的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呼吸虽然微弱但很激烈,就像在发烧做恶梦一样。士郎伸手触摸Saber的额头,她似乎发烧到四十度以上了。

 

 


 

卫宫士郎:“───马上就回到家了啊。在那之要乖乖的喔Saber……!”

 


 

 

士郎抱起倒下的Saber,感觉到Saber确实还活着,随后将Saber抱回了家。

 

 

 

 

 

3.十一日目(其一):士郎梦见Saber的过去,少女阿尔托莉雅与王选之剑,以及想要再现石中剑的士郎

 

2004年2月10日。

 

士郎看到的是,Saber的过去。

 

“阿尔托莉雅。” ─── 生于战乱的时代,才刚过成年仪式的少女。在那一天,被国内的人们这么称呼着她。

原本无敌的帝国遭遇入侵,把原本用于守护岛的兵力调走了。岛上的她的国家失去了帝国的庇护,很快地分裂成了一个个小王国。外敌入侵,部族间也自相残杀,她的故乡进入了漫长的战乱时代。

 

就在这时,她以王的继承者的身份出生了。国王相信魔术师的预言,期待着一个优秀的继承人。然而,她并不是国王所期待的人。

 

她被寄养给一个家臣───一个朴实而贤明的老骑士家中,以他继承人的身份成长。老骑士感觉到,她身上有与主君一样的东西,因此决定抚养她,期待她成长为一个骑士。为了变得比任何人都强,少女一日复一日地锻炼。如果只有王能拯救这即将灭亡的国家,那么少女发誓要为了成为王而挥剑。

 

然后,预言之日到了。为了选出新的国王,国王召集了国内的领主和骑士。大家都在想,既然是要选出最优秀的人当王,那么选拔方式就一定是马上战斗吧。可是,在集合地点只准备了一把插在石头里的剑而已。

这把石中剑的剑柄上有着黄金的铭文:

 

 


 

“将这把剑从岩石中拔出的人,就应当成为不列巅之王───”

 


 

 

有许多骑士照着这铭文,抓住了这把剑。但是没有人拔的出来,于是骑士们就照原先准备好的,开始以马上战斗选定国王。

 

那时少女还只是骑士候补,没有马上战斗的资格。少女走近了四周无人的岩石,毫不犹豫地朝剑柄伸手。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魔术师:“哎呀哎呀。在握住那东西前,还是先仔细想想比较好。”

 


 

 

魔术师说,如果拔出了那东西,到最后你将不再是人类。对于魔术师的忠告,少女只是点了点头。

成为国王,就不再是人类。───这样的觉悟,是她从一生下来就有了的。

 

王为了守护人民,必须杀害最多的人。───即便有了这样的觉悟,幼小的她却依然每天晚上都想着这个,颤抖着直到天亮,没有一天不害怕。

 

但是少女说,害怕也就到今天为止了。少女拔出石中剑,被光芒包围。

 

 


 

───在那瞬间,她就不是人类了。

 


 

 

只要有着王的机能,谁也不会去关心、去在意其样貌。受到石中剑的影响,她的发育成长就此停止。虽然一些骑士对此感到不舒服和害怕,但大多数的骑士都称颂着主君神秘的不死性。

 

 


 

───然后。就开始被后人称为传说的,王的时代。

 


 

 

她以王的身份成长,而又贯彻了她的义务。王立于阵前,敌皆望风披靡。王全胜无败,一次也没有受伤过,被歌颂作龙之化身。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士郎:(所以,我才会看到这样的幻象吗。她那灵魂,现在也还在战场上吧。破晓前,在蓝色的天空下,她任凭微风吹着身体,只是朝远方眺望。天空很高,云流动得很快。在澄澈的空气中,她手上握着剑,看着应该迎击的大军。)

士郎:(───那姿态,如烙印般地留了下来。)

士郎:(她和那把剑,是一心同体的。选择国王的石中之剑。我想,决定她命运的那把剑上的光辉,就是她自己的光辉。)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士郎看到了Saber的过去。

 

Saber是名为“阿尔托莉雅”的少女,为了拯救人们而拔出王选之剑,成为了王,背负王的责任。少女压制自己的人性,去扮演一个光辉无暇,没有任何私欲的王。正如少年压抑自己的人性,去成为一个执行正义的机器人。

 

士郎对Saber有了更深的了解。伤感间,士郎发现一个疑点。───Saber从石头里拔出的剑,和她之前用的Excalibur并非同一把剑。

 

昨夜,Saber用出了宝具。宝具非常消耗魔力。若没有魔力供应,Saber就要消失了。Saber知道这一点,还是用出了宝具。因为比起圣杯,她更在乎士郎。

 

当年的切嗣,不希望士郎进入魔术师的圈子,故意不好好教士郎魔术知识。结果,士郎没有通过正式的仪式召唤从者,而是因某种命中注定的缘分召唤出Saber。这使得士郎虽然建立了和Saber之间的供魔路径(Pass)但该路径并不完整。

 

这种情况下,士郎要么让Saber像Rider那样吸取普通人的生命力,要么找到让供魔路径(Pass)变回完整形态的办法。无论是Saber还是士郎,都不会走前者那样的邪道。

 

士郎坐在公园长椅上烦恼着,伊莉雅来找士郎。一看到伊莉雅那红色的眼睛,士郎的身体就麻痹起来。士郎的意识陷入黑暗。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想起Archer的提示,又想着梦里那把石中剑,士郎想要将这把剑带到现实,拿在手中。

 

“强化”的基本步骤,首先是想象基本骨架,再现构成材质。然而,若要将幻想带到现实里,这还不够。士郎需要的,是他过去自己想出的某个原本被认为是白费力气的工程。

 

 


 

───比基本步骤,还要更之前的。

在学到“强化”以前的技法,在切嗣教我以前,我自己想出的,白费力气的魔术工程。

这个,记得是───是要怎样,才能成形呢…………?

 


 

 

 

 

 

 

 

 

4.十一日目(其二):从爱因兹贝伦城中逃脱

 

2004年2月10日(继续)。

 

士郎被带回森林里的爱因兹贝伦城。

 

对伊莉雅而言,只有士郎是特别的。切嗣不回来(实际上回不来)看望亲生女儿伊莉雅,反而收了士郎当养子。

 

一方面士郎继承了伊莉雅对切嗣的恨,另一方面缺失亲情的伊莉雅想在士郎这里找到补偿。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伊莉雅:“应该不用想吧? 士郎已经没有Saber了嘛。就没有战斗的方法了啊。那再当御主也没用不是吗”

士郎: “───不对。Saber还没消失。我才不会让她消失。”

伊莉雅:“哼嗯。不过这样子会轻易地被杀掉喔? 好了啦,士郎待在这里就好了。只要士郎一直待在我身边,我就会一直保护士郎的。”

 


 

 

士郎不肯从了伊莉雅。伊莉雅打算杀了Saber和凛。

 

───不只是任性,而是作为御主的她本身就要打倒其他的御主和从者,为爱因兹贝伦夺取胜利。只不过士郎不会将放弃御主身份的人赶尽杀绝,而伊莉雅不介意杀害其他御主。

 

在爱因兹贝伦的扭曲教育下,伊莉雅本来就不在意他人的性命,只有士郎被看做特别的存在而已。即便如此,伊莉雅积累了十年的爱与恨,可不是那么好消受的。

 

走之前,伊莉雅透露,间桐慎二也是她杀的。

 

 


 

伊莉雅:“对不起喔。因为士郎不下手我才上的。我其实是不喜欢抢人猎物的。”

士郎:(没有良心不安的样子。这对伊莉雅来说,可能真的不是什么大事吧。)

士郎:(……我知道了。不,以前见面时我就应该知道的。这白色的少女,没有善恶的观念。天真笑着的是伊莉雅,残酷笑着的也是伊莉雅。……天使与恶魔并不是同居于这少女身上。伊莉雅只是,名为天使的恶魔罢了────)

 


 

 

伊莉雅离开后,士郎想办法脱身。伊莉雅并不是把士郎绑在椅子上那么简单,而是用魔眼对士郎施加了“束缚”。

 

优秀的魔术师,只要目光相对,就能对对方行使一些魔术干涉。魔眼一般被用于“束缚”,伊莉雅对士郎施加的定身术也属于这一类。

 

士郎的身体会动不了,是因为伊莉雅的魔力侵入士郎的神经。士郎要做的,是用自己较强的魔力,把在体内阻塞的伊莉雅的魔力冲出来。

 

士郎真正接受魔术教育还没几天,只能用比较粗暴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同调开始。

────基本骨干,解明。

────构成材质,解明。

 


 

 

士郎吐血,不过伊莉雅施加的定身术也被也解开了。这一点儿损伤对有着超强恢复力的士郎无碍,不过士郎也暗暗警醒自己不要滥用这个能力。

 

 


 

士郎:(只要不当场死亡都能治愈,这对现在的我来说,是最大且唯一的强处。……但要注意的是,不能去依赖它。毕竟原因还是不明。如果依赖自我治疗而受伤,那能力也可能在一秒后消失。所以,绝对不可以去依赖这不确定的奇迹。)

 


 

 

真正的难点在于解开定身术,绳子绑得并不紧。暴力破解了定身术后,士郎毫无波折地解开了绑住自己的绳子。

士郎正要逃出去,听到有人过来,就又装成被绑起来的样子,结果是Saber和远坂凛。

 

众人被伊莉雅发现,Archer断后。

 

 


 

Archer :“───听好了。你不是战斗者,而只是生产者。”

Archer:“别去想多余的事。你能做到的事应该只有一件吧。那就试着去让它达到巅峰吧。”

Archer:“───别忘了。要想象的东西应该是最强的自己。不需要什么外敌。只有自己的想象,才是你的战斗对象。”

 


 

 

Archer对士郎进行最后的点拨。士郎能不能悟出自己的能力,是之后胜负的关键。

 

士郎、Saber、凛穿过长长的走廊,通过了大门,来到了爱因兹贝伦城堡外。

 

远坂凛领路,众人要跑三小时,才能从森林中跑到国道上。Saber此时已经非常虚弱,一下失去了平衡,士郎拉起她快倒下的身体,把Saber抱起来继续跑。

 

Saber虚弱到撑不下去了,想让士郎和凛抛下她。

 

 


 

凛:“ 是吗。那,士郎呢? 就这样跟Saber殉情去吗?”

士郎:“ ───怎么可能。我可不会那样,也不会让Saber消失。如果Saber要消失的话,不管是令咒还是什么我都会────”

凛:“ OK,那就没问题了。那就两边一起解决吧。之后的方针,就决定是帮助Saber,然后三个人离开这森林了。”

 


 

 

 

 

 

 

 

 

5.十一日目(其三):士郎和Saber建立完整连接,Saber的魔力得到补充

 

2004年2月10日,夜。

 

远坂凛带着士郎、Saber躲进了荒废的建筑物。三人的目标不再是逃跑,而是让Saber恢复之后,合力打倒Berserker。Saber因魔力枯竭而虚弱,只要士郎通过供魔路径(Pass)给Saber补充魔力就能恢复。

 

虽然士郎和Saber之间已经存在供魔路径(Pass),但是由于非正规召唤,士郎与Saber之间的供魔路径(Pass)不完整。因此,要做的事是让供魔路径(Pass)变回完整形态,这需要士郎和Saber处于共感状态。为此,需要将士郎的重要的灵体器官───魔术回路移植给Saber,从而能够将士郎的力量传到Saber那里。

 

将士郎魔术回路移植给Saber,其痛苦程度就如同把士郎缠绕着的神经强行抽断,撕碎士郎手指和手臂。而且移植的成功率并非百分之百,远坂凛也只能尽力而为。此外,魔术回路是重要的灵体器官,即使移植成功,也相当于将精神的一部分剔除,这将损坏灵体的完整性,对于魔术师意味着致命的缺陷,使魔术师一辈子只能处于半吊子的状态而无法圆满。

 

Saber觉得这对于士郎实在太残酷了,远坂凛也对自己将要葬送士郎作为魔术师的前途一事感到不安,不过士郎同意移植魔术回路,并反过来安慰和鼓励远坂凛。士郎询问Saber,Saber感受到士郎的坚定态度,也没再反对。

在远坂凛的引导下,士郎和Saber处于共感状态。士郎的五识脱离身体,进行精神旅行,意识往更深处沉去,进入Saber的内部。

 

在Saber内部的最深处,士郎看见了星之核心。此处是灼热的地底的具现,龙栖息于此。

 

Saber拥有庞大的魔力和龙之(魔术)炉心,只不过炉心现在没有活动,这是因为缺乏第一次回转所需的动力源,缺乏启动所需的魔力。庞大的魔力原液如同静止的汽油之海。只要点火,就能让这炉心再度活动。

 

这时候,炉心出现了龙。

 

───那是Saber无意识的存在,与Saber实力相称的、规格外的“真面目”。传说中,亚瑟王正是身为不列颠象征的红龙。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龙将士郎咬碎。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过于强大的重压,剧烈的疼痛,无止境的折磨,让士郎几乎要意识消散,失去了一切目的和意义。理智,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东西了。

 

就在这时─────────

 

 

 


 

……了解这一切。

坚信能够忍耐,低垂着头的她苏醒了。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士郎想起了痛苦的意义,忍住痛苦奋而起身,终于想起自己是为何而来。

 

 


 

战斗的对象不应该是龙的牙齿,而是内部爆炸般的疼痛。

自己不是为了逃避疼痛而来这里的。

是为了拯救痛苦着的她,是为了回应她的信赖。

 


 

 

士郎想起了Saber受的伤,想起正是为了Saber,自己才来到这里。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尽管士郎的疼痛已经到了语言无法形容的地步,但是士郎坚持着将意识擦亮。─────────无论再怎么疼痛,只要坚持忍受,就不会失去意识。

 

 


 

我,没有丝毫恐惧。

为战斗着的你背负这个痛苦。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士郎完成使命,成功点火,让Saber那沉寂的炉心发出轻微的响声,燃烧出金色的光芒,开始活动。精致紧密的魔术回路开始了回转。疼痛消失了,红龙也不见了,感受到Saber的温暖,士郎的意识也逐渐回复。

 

感受到身体失去了一部分,似乎变轻了。与心中的期望相反,以水中上浮一般的感觉,士郎离开了她的炉心。

委身于向上卷起的风,士郎看到Saber的过去。

 

───一个是身披铠甲、握持着剑的亚瑟王Saber,另一个是在耀眼阳光下、草原上眺望远方的女孩子打扮的Saber。

 

───无论哪一个,都让自己感到怀念。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士郎和Saber成功建立了供魔路径(Pass),感觉到彼此连接在了一起。Saber也恢复到能战斗的状态。

 

 

 

 

 

 

 

6.十一日目 (其四) :士郎投影石中剑, 士剑同心,一剑七杀,Berserker被消灭

 

依然是十一日目,但是时间来到第二天早上。2004年2月11日。

 

三人商量好策略───士郎与Saber吸引伊莉雅的注意,远坂凛暗中找机会偷袭。

 

森林是爱因兹贝伦的结界,因此伊莉雅知道凛还没离开森林。自信的伊莉雅打算之后就去杀凛。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眼看Saber落入下风,士郎张弓搭箭,一箭正中Berserker的太阳穴,不过未能引开Berserker。脑海中浮现出Saber从石中拔出的剑,想起了Archer “想像一下”的提示,士郎隐隐察觉到自己真正的能力。

 

与士郎顺畅连接之后,Saber已经能充分发挥灵活的身姿和战斗策略。Saber故意露出破绽,诱导Berserker做大幅度的动作,趁对方来不及变招,将积蓄的力量一击打出,把Berserker打得飞出数公尺。

 

远坂凛趁机从高处跳下,投出的三颗宝石化作冰雨向Berserker爆射而出,其中还有三支巨大冰枪。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刚被Saber打倒在地的Berserker仓促之间只用一只手挡攻击,因此冰块没有全毁,一只手被割断了,另一只手抓住远坂凛,欲将凛捏死。

 

然而,这也意味着Berserker被远坂凛锁定了。远坂凛再用出四个宝石,以非常近的距离射出光弹,把Berserker的脑袋炸了,炸掉Berserker一条命。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可惜,Berserker的真实身份是希腊英雄赫拉克勒斯(海格力斯)。传说中,他跨越十二次的冒险、十二次的死,得到的奖品就是“不死”。───藉此,他持有宝具“十二试炼”,相当于多出十二条命。

 

一般而言,在持有宝具“十二试炼”的Berserker被杀死一次之后,原本杀他的方法就很难再见效了。也就是说,若要彻底杀死他,要么一次性把他剩下的命全杀光,要么用不同的方法一条一条地耗光他多出的十二条命。

 

Archer用不同的方式共计杀掉Berserker的六条命,远坂凛杀掉Berserker的一条命。Berserker还剩宝具“十二试炼”带来的五条命,再加上本身的一条命。

 

 


 

伊莉雅:“知道了吗? Berserker虽然刚刚死过一次,但还有五条命。呵呵,真可惜呢凛。如果刚刚有五倍的宝石,Berserker就会消失了。”

 


 

 

Berserker要把远坂凛捏爆。

 

Saber砍Berserker,剑被弹开,Berserker捏远坂凛的力量丝毫不减。士郎把Berserker的注意力引向自己。

 

风王结界渐被解放,Saber手上的剑开始现形。此前Saber释放宝具之后,差一点就维持不住自身的存在。不久前刚刚经历过此事的士郎,理智断了线。他消耗令咒,阻止了Saber。

 

这一次,士郎要用自己独有的能力来破局。

 

 


 

Saber:“什───为什么、现在只有这样了不是吗、士郎……!”

Saber :“咕……”

士郎:(Saber半跪了下来。……只是把剑解放出来就这样了,现在的你根本不能用那把剑。所以等着吧。如果你不能用那把剑的话,就让我来,准备你的剑吧────!)

 


 

 

基础方面,卫宫士郎的资质并不差,可惜修炼方法是错的。不久前,在正确的引导下,士郎掌握“开关”的速度让远坂凛很惊讶。

 

进阶方面,卫宫士郎起源为剑,属性为剑,不是常见的五大元素之一,甚至不是虚数。士郎持有如此稀有的属性,远坂凛也很难在这方面当他的老师。

 

虽然士郎难以掌握一般的进阶技能,却能走出自己独有的路。士郎想起了Archer之前的提醒,又想起了梦中见到的那把Saber遗失的武器。

 

士郎投影出了梦中的武器───选定王者的石中剑。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士郎全身像在燃烧一般炙热,他的手就如同红莲,手中之剑毫无阻碍地切断了Berserker的手臂,救下了远坂凛。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士郎仓促间投影的剑破碎了,他这一次要进行更完美的投影。

 

 


 

士郎:(原本不应该破碎的剑会破碎是因为我的想法有了破绽。要复制的话,不只是外形,要连制作都要重现────!)

 


 

 

Berserker以要把士郎彻底斩断的气势,如暴风般挥舞着巨大的武器攻击士郎,却被士郎手中正在成形的剑挡住。士郎下意识地与Berserker交战着,仿佛不是士郎在动,而是剑带着士郎动。

 

士郎明了自己的职责是将手上的剑加工成真品,于是沉下心,集中注意力去完善投影。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鉴定创造理念

想定基本骨架。

复制构成材质。

模仿制作技术。

共感成长经验。

重现累积年月。

凌驾、完成诸多工程───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士郎完成了投影,再现出亚瑟王的石中剑。

士郎用手上的剑,一一挡开了发狂的Berserker咆哮着卷来的无数剑风。

 

但是,也到此为止了。

结束了之前凭下意识战斗的状态,士郎被弹飞。

 

 


 

Saber:“士郎,把手给我───!”

 


 

 

Saber疾风般冲到士郎身旁,像是要把他卷进去一般地转过身体。黄金之剑将Berserker的斧剑斩断,毫不停留地深深切进Berserker的身体,一阵光芒……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光芒消失,那震撼大地的咆哮,和撕裂空气的剑风都已不复存在。

 

士郎感受到体内那超越极限的力量渐渐消失,方才热得不像话的身体开始冷却。士郎仍然跟Saber靠在一起,直到那把剑完全消失前,一直握着它。

 

 


 

Berserker:“那就是你的剑吗,Saber。”

Saber:“这是必胜黄金之剑(Caliburn)……选定国王的石中剑。也是我永远失去的剑。但是───”

Berserker:“刚刚的不是你的剑吧。那只不过是那男人所做出的幻想。”

(Saber点头)

Berserker:“毕竟是复制品。是不能再度存在的剑。不过───”

(Berserker的胸口裂开了,接着,从被切开的伤口开始,如砂砾一般开始崩解)

Berserker:“───那幻想也不可小看。居然能用仅仅的一击,就消灭我七次。”

 


 

 

然后,被彻底打倒的Berserker消失了。

 

战斗结束,一直强撑着的士郎终于支撑不住,疼痛、晕眩一并袭来,Saber撑住了士郎快倒下的身体。

 

伊莉雅怔怔地看着地面,像被抛弃的小孩一样喃喃着。士郎轻轻地叫着她,伊莉雅呆呆地抬起脸,突然倒在地上,如同开关被关掉的人偶。

 

确认众人性命无碍后,士郎放松下来,眼前一黑,差一点儿意识陷入黑暗。不过接下来众人还要离开森林,回到卫宫邸。

 

 

 

 

 

 

 

7.十二日目(其一):士郎再次梦见Saber的过去,Saber态度的微妙变化

 

2004年 2月12日,昼。

 

士郎再次梦见Saber的过去…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因蛮族入侵而惧怕的人民,需要一个坚强的、公平无私的、无敌的王,而Saber回应了他们的期待。因此没人去追问Saber的身份,只要Saber以“王”的身份守护国家就好。

 

圣剑有妖精的力量守护,持有者能不老不死,因此没人追问Saber的身躯为何如此娇小。而Saber那让人“误以为”是少女的面容,也被骑士们当做王的俊秀而称赞着。

 

亚瑟王为了保护国家,榨干自己国家的村庄来整顿军备,舍弃了相当一部分人民。

 

众多的敌人和民众因此死去,但是王的选择是正确的。

 

 


 

王并不是人。拥有人类感情,就无法保护人。───她严格遵守那个誓言。

 


 

 

她完全理性地规划国家,完全公正地处罚人。然而,在王处罚了数百个罪人后───

 

 


 

“亚瑟王不懂人类的感情。” ─── 侧近的骑士如此自言自语。

 


 

 

大家对王的过于完美而感到不安,怀疑这个没有人类感情的王能否治理人。几个有名的骑士离开离白色的王城。王将此事看成是统治的一部分,理所当然地接受了。

 

被孤立,被远离,被恐惧,被背叛,王没有一丝动容。因为从举起选定王的那把石中剑开始,她就舍弃了感情。

大败的蛮族祈求和谈,国家得到了短暂的和平。不列颠似乎慢慢变回她所梦想的国家,然而……

 

有关Saber的过去渐渐淡去,士郎明白自己即将醒来。

 

 


 

那家伙没有注意到的话,旁边的人不教,一辈子都会错的。

……真是的。都那么忠诚地追随她,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告诉那家伙这个事实──────

 


 

 

远坂凛穿着睡衣、打着哈欠来到厨房,一边说着头好痛,一边拿冰箱里的牛奶,看到士郎在准备和风汉堡,随意地侃了一句“大清早就下足了功夫嘛”。士郎在心里默默吐槽,Saber则一针见血地指出,远坂凛变得非常懒散。远坂凛则表示,在Berserker被打倒后,剩下的敌人已经不足惧。

 

伊莉雅入住卫宫家,宣布不承认士郎以外的御主获胜。如果士郎输了,那她就接收Saber,代士郎获胜。Saber强调自己是士郎的从者,不会跟伊莉雅。伊莉雅则表示,只要士郎赢就好了。

 

Saber担心士郎的安危,不希望伊莉雅留在士郎这里,让远坂凛帮腔。凛却认为,把伊莉雅留在卫宫家更好,因为这样可以吸引盯上伊莉雅的御主,然后己方可以趁机打倒对方,就能最快结束圣杯战争。凛如此判断的底气是,与士郎连接之后的Saber,实力已经大于其他存活的从者的总和。

 

而且,远坂凛似乎隐约猜到伊莉雅的身份。如果把伊莉雅留在卫宫邸,就相当于提前把圣杯战争的兑奖券握在自己手中。即便目前尚不能兑现奖品,也能更好地掌握其行踪。

 

在道场,Saber一如既往地与士郎对练。不同的是,Saber以往如同两个男人击剑一样自然,可这次Saber却害羞了,避免与士郎肌肤相触。心思被曝的Saber羞红了脸,趁着午餐时间的到来连忙转移话题。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午餐时间,看起来比Saber还要礼仪端正的伊莉雅并没有拘束在餐桌礼仪上,很有元气地用三明治塞满嘴。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Saber:“等一下伊莉雅斯菲尔,这样会弄脏头发的。”

(伊莉雅似乎沾上奶油了。Saber用餐巾贴上伊莉雅的脸颊,擦着伊莉雅的嘴边。)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伊莉雅:“……谢谢。不过你是什么意思,Saber不是讨厌我吗?”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Saber:“嗯,现在我仍然在提防你。可是我能够了解别人的心。你没有敌意,士郎也把你当成客人招待。所以我也要尽最低限度的礼貌,而且───”

 

伊莉雅:“而且?”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Saber :“你的头发很美。在眼前被弄脏的话,是会让人难受的。”

士郎:(这完全是真心话吧。Saber的声音一如平常。没有刻意在意伊莉雅的样子。)

士郎: (伊莉雅直直盯着Saber看。然后我注意到了。伊莉雅在之前,从来都没有把Saber放在眼里。对伊莉雅来说,Saber是我的从者,不是应该以一个人类的身份来看的对象。)

伊莉雅:“……哼,就算你这样说,士郎也是我的人。不过,要稍微想一下Saber也可以啦。因为虽然我能让士郎获胜,但我没办法保护他嘛。”

(伊莉雅一边耸肩说着,一边把三明治塞进嘴里。)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下午的远坂凛魔术教室,远坂凛提到从者是不会做梦的。今天的晚餐由士郎准备,不过还有点时间,因此士郎想着趁着这个空隙先去洗个澡。

 

士郎不小心闯进Saber正在洗澡时的浴室。与上次(七日目,2月6日)的反应相比,现在的Saber明显害羞了。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8.十二日目(其二):Saber与士郎的夜间谈心

 

2004年2月12日,夜。

 

夜间,士郎在仓库中进行日常魔术修炼。之后,Saber也进了仓库。

 

 


 

士郎:“Saber,远坂说过一件事。从者是真的不会做梦吗?”

Saber:“嗯。我们不会做梦。身为幽体的从者,本来就不会睡眠。虽然我因为无法幽体化而不得不睡,但还是不会做梦。”

士郎:“但是,早上你说做了梦。”

(Saber短暂地沉默,闭上眼睛,然后像是下定决心一般,以平稳的表情看着士郎。)

Saber:“我看到的是你的梦,士郎。……御主和从者的精神联系在一起。绊强烈的话,应该可以看到对方过去的事情吧。”

士郎:“你说做梦是───看到,我的过去吗……?”

Saber:“(脸红,不好意思看士郎)……是的,虽然我知道这是踏入你内心的行为,但我无法拒绝。……请你原谅,士郎。”

士郎:“笨────”

士郎:(我也一样啊。Saber的过去。我也看过好几次,她在成为从者前的景象)

士郎:“笨蛋,这不是Saber的错吧。是做梦看到的也没办法不是吧。……而且,要道歉的人是我。我的过去,都是一些无聊的事吧。看到那些事会让人睡不着的。”

Saber:“不,我只有今天早上做梦。而且看到的也不是最近的事,绝对没有侵害到士郎身为男性的隐私权……!”

士郎:(Saber认真地解释着。什么隐私权啊……不过,我的确也跟一般人一样会做些笨事啦。)

士郎:“……那得救了。不过不是最近的事情的,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Saber:“……很大的火灾。我看到的,只有这个景象。”

(Saber那平稳的目光,像是看到什么似的,静静地诉说着。)

士郎:“───是吗。那个,该怎么说呢……”

Saber:“……然后我就知道了。不,从以前我就这么觉得了。你有个地方非常危险。”

士郎:“嗯?什么地方危险啊。以Saber来看我应该每个地方都很危险吧。”

Saber:“我不是那意思。你───士郎,你跟我很像。所以我知道你走错了。因为一样,所以我也知道你再这样下去会如何。

士郎:“……不,我没走错吧。虽然失败的次数是多得数不清,但我是要跟老爸一样成为正义的使者的,应该不会走错吧。”

Saber:“我说走错的,就是那个。……士郎。那次意外不是你的错,也不该由你来负责。───你不需要偿还什么的。”

士郎:(这是当然的。那只是件意外,而我也是个被害者。虽然有时,也曾因为只有自己幸运地活下来,而觉得良心不安,可是────)

Saber:“以前,凛曾说过。士郎的自我牺牲是异常的。我也有同感。你不是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去帮助他人。你会不会,只是────从一开始,就不将自己的生命列入考量呢”

士郎:“────────”

士郎:(瞳孔放大了吗。为什么Saber的身影那么模糊。)

Saber:“……你无法忘记那个事故吧。所以,只要还记得士郎就不会改变。那不痛苦吗”

士郎:“痛苦────? 我?”

士郎:(不,当然会痛苦。那种事情不用Saber说。那是理所当然的。因为那么多人死了,是那样子的地狱。所以我想我会痛苦是当然的。而且,不这样的话。那件事情不就没什么意义了吗。)

士郎:“ ───恩。的确一回想起就会很痛苦。但那是已经结束的事情。事到如此也不能再做什么了吧。”

Saber:( Saber没有回答。只是苛责地绞着自己的手腕。)

Saber:“……我必须得到圣杯。但,士郎也一样。”

士郎:“咦……Saber……?”

Saber:“士郎需要圣杯。我被你召唤出来也是必然的,御主。”

士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Saber:“……我先睡了。士郎也不要太勉强自己。”

(Saber离开。)

 

士郎:( ……我需要圣杯,吗。实现持有人希望的杯子。将不可能变可能,隐藏无限魔力的神秘器具。的确有那东西的话,我的愿望就能简单地实现────)

士郎:“不对。怎么想我都不需要圣杯。”

士郎:(恩,绝对不需要。没有无法实现的愿望的话,就没有不可能的希望。因为如果有自己的双手抓不到的梦想的话,就不会在梦里看到。)

 


 

 

 

 

 

 

 

 

 

9.十三日目(其一):卫宫士郎想要让Saber幸福; Caster欲控制Saber,被士郎察觉

 

2004年2月13日。

 

2月13日。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士郎知道这梦中的光景,已经是他见过好几次的景象了。

 

这只不过是常胜的Saber驰骋过的十二场大战中的一场,因此她也没有陶醉在胜利中,只是淡然地接受结果。在这之后,Saber就会凯旋归城,接受人们的喝彩,然后准备下一次战争。───是这样吗?

 

并非如此。这,只是在远处眺望的结果。由远及近,士郎对Saber有了更深的认识。

 

 


 

士郎:(───这并不是梦。只不过是,已经无法改变的冰冷过去。)

 


 

 

从拔起石中剑那时起,Saber就不再是人了。在那瞬间,稚气的少女就消失了。她原本的人生被彻底被终结了,只剩下被冰冷的铠甲包裹着的沉默王者的形象,只有亚瑟王、骑士王的身份被容许存在。

 

 


 

士郎:(这是在她以王的身份奋战时的记忆吧。其中,只有一件事是共通的。不管在王座之上、还是在绝境之中、就连在战场上、都没有人向她说过话。)

 


 

 

骑士们围着华丽圆桌,夸耀着各自的战绩,却在王出现的瞬间就都转为沉默。大部分的骑士根本就不愿意臣服于少年模样的王,只是高高地把王捧在神坛上,当做偶像。

 

不过,既然Saber拔出了骑士们拔不出的圣剑,那么骑士们至少在形式上就必须服从Saber。骑士们只不过是把这当成暂时的屈辱去接受而已。

 

骑士们原本想着,Saber就算拔出了圣剑,毕竟也只是个小孩,只要等到Saber犯错,就可以发难了。

 

然而,Saber的表现是完美的。Saber战胜了敌人,持续扮演着人们理想中的王,鞠躬尽瘁。如此一来,骑士们也只能压下对还是少年的王的不满,彻底服从Saber。

 

 


 

士郎:(她的目标是理想的王,他们支持的条件也是理想的王。──────其间,没有人类身份的阿尔托莉雅存在的余地。)

 


 

 

命定为王的少女,越完美就越是被疏远,即使在位再久,也只是被孤立着的王。

 

因为王知道牺牲不可避免,又追求效率,所以王在战争之前就付出牺牲,压榨一座村庄以整顿军备,毫不浪费地在领土被异族破坏前将其讨伐,守护了十座村庄。

 

结果,骑士们一边说王不该对自己国家的村庄下手,另一边却在开战时毫不在乎村庄是否会被蹂躏。他们把国内外的各种问题,全当成王的责任而逼迫着王。明明就没有人期待她是人类,可他们却又因为她没有人类的情感而起了反感。

 

接着,士郎的梦中场景,回到了当年少女拔剑时。少女站在岩石前,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回过神来,发现后面站着一位没见过的魔术师。

 

少女不可能不感到害怕,因为魔术师让少女看到了自己的未来,看到自己拔出那把剑之后,被人们憎恨,走向凄惨的死亡、走向末日的样子。可是,这让少女下了拔剑为王的决心,她用力地点了点头。

 

魔术师问,这样好吗。

 

 


 

少女:“───有许多人在笑着。我想,那一定不会错。”

魔术师:“奇迹需要代价。作为交换的,应该就是你最重要的事物吧。”

(魔术师留下了像是预言般的话语。)

 


 

 

正因为从一开始就有了觉悟,所以少女不管被疏远、被恐惧、被背叛多少次,她的心都不会变。

 

奇迹是有代价的。最终,她迎来了命定的末日。在亚瑟王出发去远征之后,一名骑士篡夺了王位,使她的国家分裂成两半,互相残杀。她一个个地打倒曾跟随过自己的骑士,攻进了自己曾守护过的土地。勉强跟随她的骑士已经四散,她自身也受了重伤,动弹不得。

 

 


 

士郎:(她早已知道这个结果。正因为她仍然相信会有所报偿,才能不留下一丝污点地贯彻至今。所以不后悔。要说有所遗憾的话,就是国家这副荒芜的景象吧。)

 


 

 

少女突然抬起视线,本想看到远方的城堡,却只看到战场的遗迹和广大的森林,以及应该回归的湖泊。全盛时期可以一驰即过的山丘,现在变成了无法超越的障碍。

 

然后,少女第一次在自己的意志下,放开了能让她不老不死的圣剑。

 

 


 

士郎:(……所以,这是一场无可改变的结束。不停不停地努力、被憎恨、被背叛。即使爱人民胜于国家却不被人所知,一直被当成无情的国王。没有报偿,也不被了解。在被赤色浸染的剑丘上,不断被孤立、背叛的她正迎接着死亡──)

 


 

 

醒来之后,士郎压抑着快要暴发的情感。

 

Saber只为别人而祈求,根本不期望自己能获得报偿,比任何人都来得努力,结果到最后都不被人们理解。士郎觉得Saber的人生实在太不公平,太没有回报了。

 

如果只是称赞她很了不起,那样太轻浮了,应该要让Saber得到幸福。可是要怎样才能让Saber得到幸福呢?这样一想,士郎发现自己和Saber有着相似的心理问题。

 

士郎跟着Saber在道场锻炼剑术之后,士郎、Saber、伊莉雅三人坐成一圈,跟昨天一样地在这吃着午餐。

 

Saber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这让原本有些阴郁的士郎很开心,因为Saber露出的不是平常守护着他人的笑容,而是只因为高兴而露出的,她自己的笑容。

 

Saber似乎想到什么,微微一笑,反将一军。

 

 


 

Saber:“(似乎想到什么,微微一笑)是吗。这样就是反过来了呢,士郎。我是因为看到你的笑容才高兴的。只要你笑得出来,我就很满足了。”

士郎:(我没办法跟Saber正面相对。对着那样的笑容,不论是谁,脑中都会一片混乱的。)

 


 

 

士郎看到Saber发自内心的笑容,对此感到欣慰,因为这意味着Saber有获得救赎的可能性。然而,Saber之所以发自内心地笑了,也正是因为看到了士郎有获得救赎的可能性。

 

士郎作为“无心的机器人”,是“不会笑”的。士郎发自内心地笑了,这反映出士郎逐渐从“无心的机器人”羽化为人的趋势,即士郎有了获得救赎的可能性。

 

 


 

我想办法让心情冷静下来,偷偷看着Saber的侧脸。Saber的仍然表情详和地,又开始吃着像野餐般的午饭。没有不安。明明就没有什么不安的原因,但心中却好像有什么放不下的事。

“───我是因为,看到你的笑容才高兴的。”

没错,她带着我第一次见到的笑容。说了非常矛盾的话。

 


 

 

士郎和远坂凛谈到Saber的传说。关于剑和鞘哪个重要,魔术师梅林对亚瑟王说,真正该重视的不是剑而是鞘。持有鞘的亚瑟王是不死之身,最后却死了,由此有了“鞘去哪儿了”的疑问。

 

Saber终于坦白,自己在死前与圣杯签订契约,意识脱离本体,去其他时代争夺圣杯;结束工作之后,意识回归本体,然后再去其他时代争夺圣杯;如此循环往复,直到获取圣杯。

 

在Saber获得圣杯、许下愿望之后,Saber的契约才算完成,Saber死后将按照契约而成为英灵。这就像是在死前做了不会醒的梦,只有得到圣杯,才能从梦中醒来,然后真正迎来生命的终结。

 

此时Saber并未死亡,本体依然在“生前”,因此才无法灵体化。Saber之前说这是士郎的问题,其实是骗士郎的。Saber像是在道歉般说着,不过士郎并没有为此而生气。

 

士郎真正在乎的是,Saber想用圣杯许的愿望居然是“使用圣杯来消去阿尔托莉雅”。明明早知道Saber的愿望,士郎此时的意识却依然一片空白,问出了“为什么”。

 

 


 

Saber:“没什么为什么吧。我没能守护好国家。我明明是为了守护国家才成为王的,却没有完成这责任。

那时我就想。───石中剑,是不是选错人了呢?这疑问时常存在我心中。我是不是不配当王呢。会不会其他的英雄才是真正该被选上的呢。

那时候───在圣剑被拔出之时,跟无法拯救国家的王比起来,应该有能够拯救国家的,更适合王位的人。

……所以,如果能以圣杯之力重新进行王的选定的话,只要回到那时,我的国家───”

 


 

 

士郎先是愤怒,接着却是错愕。如果Saber的愿望真的实现了,历史被改变,有更适合的人代替她而成为王,那么眼前的Saber算什么呢?

 

 


 

从过去及未来中被切开。孤独的王,仍然静止在死前,以后也永远如此。

我不允许这样。因为,这样完全没有救赎。

如果一切重来,真的有比她更适合的王,因为那家伙而使她的国家延续下去,就算这样才是对她的救赎。────那也是骗人的。

就算因此而使周围的人幸福,也只是让她四处征战的十年光阴,变成一段谎言。

 


 

 

Saber要重新选定王。若她的愿望实现,就意味着───Saber作为王的一生都尽数被抹消,一切荣耀都尽归于他人;Saber过去的一切努力和牺牲不止没有人记得,甚至就相当于不曾存在过;历史和人民只会记得另外一位英明之主拯救了不列颠,Saber变得没有来处也没有归处。

 

───卫宫士郎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让Saber堕入这样的地狱。他不希望Saber的努力得不到回报,因此他希望Saber要为自己(而不是他人)实现愿望。

 

沉默间,突然停电了,卫宫邸的结界发出警告。───Caster带着手下的龙牙兵们袭击卫宫邸。

 

Caster只是低语几声就发动了大魔术,却对高“对魔力”的Saber不起作用。Saber冲上前要砍Caster。士郎察觉到了Caster不对劲,拼命地朝Saber跑去。

 

接着拥有预知直觉的Saber也感觉到不对劲,可是早已潜伏在地下的骷髅手臂缠住了想要后退的Saber的双脚。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

 

Caster的判断和远坂凛类似。───有了Saber,余下的Lancer已不足为虑。

 

Caster趁机拿出形状怪异的短刀───宝具“Rule Breaker”,意图控制Saber,士郎在千钧一发之际抱住Saber、自身背对Caster,Caster的短刀砍在士郎的背上。

 

 

 

 

 

参考

文字冒险游戏《Fate/stay night》(2004)及其移植版、相关访谈和设定集

文字冒险游戏《Fate/hollow ataraxia》(2005)

电视动画《Fate/Stay Night》(2006)

电视动画《Fate/Stay Night [Unlimited Blade Works]》(2014–2015)

游戏《Fate/Grand Order》(Released in 2015)

 

UP主的其他马甲: 青之魔法(NGA)、青右(贴吧/知乎)、平田1V5(隔壁某站)

 

ヾ(・ω・`。)

向ACG17z公众号发送“p站上不去”查看上PIXIV方法吧

【型月世界观】卫宫家的历史5-2:卫宫士郎 Fate路线 Saber阿尔托莉雅(中篇) - ACG1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