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动漫文章>八卦杂谈>从依靠核心观众支撑到面向泛动画观众,2016 年日本动画光盘已经难以代表一切

从依靠核心观众支撑到面向泛动画观众,2016 年日本动画光盘已经难以代表一切

从依靠核心观众支撑到面向泛动画观众,2016 年日本动画光盘已经难以代表一切

在 2016 年光盘卖的最好的一季就是 10 月新番,女性观众作品四天王(冰上的尤里歌之王子殿下第四季、刀剑乱舞花丸、小排球)再加一个 BD BOX 卖出去一万多套的《漂流武士》,说明女性观众的购买力的强大以及传统核心阿宅观众的购买力依旧健在。不过从 2016 年整体来看,2016 年是日本动画市场配信元年,虽然具体的数字暂不知晓,但越来越多的动画开始了台网联播的模式,现在动画光盘销量已经难以代表一切。

从依靠核心观众支撑到面向泛动画观众,2016 年日本动画光盘已经难以代表一切

2016 年在日本网络配信服务领域 Abema 是以一个综合性网络电视台的姿态出现在了日本人面前,而来自海外的 Netflix、Amazong 也在日本开设了视频配信服务,再加上已有的 Docomo Anime Store 之类的配信服务,日本在 2016 年迎来了各种配信网站百家争鸣的场面。而各家视频网站尤其是 Abema、Netflix、Amazon 这三架还开始了直接投资动画获得日本甚至世界范围独播权的商业模式,再加上来自中国的视频网站们虽然并不在日本本地展开视频配信服务,但也是通过直接投资的方式保证作品在中国境内的独播权。这种为独播而出资的模式让动画制作公司们获得了来自光盘销售外的收入,根据传言像 PA 的黑骸虽然光盘销量不佳,但是因为 Netflix 买下了这部作品的全球独播权所以 PA 实际上做黑骸没怎么亏钱。甲铁城别看累平 6000 多张也是亚马逊的配信服务独占了这部作品的配信(日本国内独占),中国则是盖亚娱乐代理甲铁城的动画在中国大陆配信权,同时也有手游改编权。

从依靠核心观众支撑到面向泛动画观众,2016 年日本动画光盘已经难以代表一切

而更极端一点的案例《迷家》虽然光盘首卷销量不到千张,但根据制作公司所说有来自海外网站花了高价购买作品的配信权,这些都说明动画配信已经成为了卖光盘之后动画制作公司的第二个收入来源。从卖光盘到卖配信权的转变实际上是意味着日本动画从传统的核心粉丝支撑变为了薄利多销的模式,观众从以前的一卷光盘几千日元,变为了现在每月支付几百日元可以享受很多动画(画质上和 BD 版是有差距)。

从依靠核心观众支撑到面向泛动画观众,2016 年日本动画光盘已经难以代表一切

以前深夜新番动画卖光盘的商业模式就和现在的手游一样,在手游中不付费或者轻氪的玩家是大多数,重氪的玩家是少数派,但是手游的收入都是靠着重氪玩家来保证,卖光盘也是面向核心群体的一种商业模式,赚核心观众的钱。但很遗憾的是伴随着日本动画作品数量越来越多,能够让核心观众掏钱的作品却越来越少,也造成了一种动画公司越做越多,核心观众却越来越捂紧钱袋子的现象,这与作品数量过多以及作品质量的不稳定有关。虽说有过不少如果 BD 光盘降价的话光盘销量上涨的讨论,但目前来看光盘的降价从定价阶段是不可能的,只能等日亚清仓处理时的大幅度折扣(可以低到 2 折)

从依靠核心观众支撑到面向泛动画观众,2016 年日本动画光盘已经难以代表一切

从依靠核心观众支撑到面向泛动画观众,2016 年日本动画光盘已经难以代表一切

现在的日本动画商业模式是有两个方面的转变,传统的卖光盘模式传统男性核心观众的消费力压榨的差不多了,现在开始挖掘女性观众的消费潜力,另一方面就是动画配信领域的加速,但像 Abema 这样比较有规模的日本本土配信服务其实是在严重亏损的烧钱状态,也就是配信平台现在还没有能够实现盈利,却还在不断的对外投资动画、电视剧,烧钱抢地盘的模式也带来了动画投资方面的不稳定要素,Abema 之前甚至对媒体表示预感自己独占配信比电视台还早播出的《BanG Dream》会火,会为平台带来可观的收入。至于网络配信真的替代传统的卖光盘模式还是要等到几家较大的培新平台在日本国内实现有稳定的收入并盈利后才可以。

 

来源:ACG狗屋

从依靠核心观众支撑到面向泛动画观众,2016 年日本动画光盘已经难以代表一切 - ACG17.COM

图片类文章文中图有压缩,原图在图包里(・ω・`。)

向 ACG17z 公众号发送“p站上不去”查看上PIXIV方法吧

八卦杂谈

大学时代就要多搞事,日本某创作型公司员工称不需要没有自己作品的大学生

2017-1-28 3:52:40

八卦杂谈

鸡年战使徒,我国科学家开发出可用来制作 N2 炸弹超高能材料

2017-1-28 6:30:47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