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动漫文章>ACG综合>那些曾陪伴我们童年的杂志,跟着报刊亭一起消失了

那些曾陪伴我们童年的杂志,跟着报刊亭一起消失了

相信很多人跟小编一样,课余时间除了跟小伙伴们一起去网吧打CS、传奇、魔兽以外,最喜欢的事情莫过于有事没事就捧着一本漫画杂志或者武侠小说,走路看、上课看、晚上藏在被窝里看,简直不要跟吸毒太像~在这些杂志之中,想必有一本大家非常熟悉,那就是居家旅行,杀人灭口馈赠亲朋的《漫友》。

那些曾陪伴我们童年的杂志,跟着报刊亭一起消失了

在那个初中生平均零花钱两位数的年代,《漫友》基本上是传着看的。如果你认为是一个班看一本,那我只能对你说:naive!是整栋教学楼好吗?一本漫画书就这么一直传啊传...到最后分到每个人手里,就剩一张张残页了~用“洛阳纸贵”形容这一盛况一点都不过分~

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杂志”逐渐淡出了大众的视野,报刊亭仿佛也一夜之间从大街小巷消失,智能手机代替了漫画杂志,电脑接过了报刊亭手中的接力棒。

那些曾陪伴我们童年的杂志,跟着报刊亭一起消失了

不少传统事物乘上了数字媒体的快车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可是,在这众多的旅客之众,却找不到那些让我们追捧的漫画杂志。一切都发生的那么迅速,就好像一记重拳达到脸上,起初不是疼痛而是懵逼。现在,我们已经从懵逼里清醒,剩下的,只有对逝去事物的追忆。但仅仅是追忆而已,要不要把它追回来,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漫友》从创刊之初到鼎盛之时的掌舵人名叫金城,没错,跟那个帅到没朋友的金城武只差一个字。但,与后者直到现在都有无数粉丝相比,前者直到现在还是默默无闻,没办法,在以前那个网络媒体并不发达的年代,漫画之于我们只不过是一幅幅作品,一个个值得人细细品味的瞬间罢了,作者,杂志掌舵人对我们来说往往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们也懒得去了解他们的点点滴滴,这根现在从作品到幕后一体化包装,漫画家声优明星化营销完全不同。

那些曾陪伴我们童年的杂志,跟着报刊亭一起消失了

1995年前后,大量日本动漫引进中国:《美少女战士》、《灌篮高手》、《名侦探柯南》、《新世纪福音战士》风靡一时,仔细想想,这四部代表性作品敲好代表着我们小时候四种代表性记忆:漂亮女生,热血的青春,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对未来科技的痴迷和狂热。

著名企业家雷布斯曾经说过:“只要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毫不夸张的说,金城领导下的《漫友》,就是这么一只猪。

那些曾陪伴我们童年的杂志,跟着报刊亭一起消失了

金城在这一年觉得,创办中国集英社的机会,真的来了。《漫友》粉墨登场,最初的角色是负责搭起中国日漫爱好者和日本漫画的桥梁。搭这座桥的方式,在于对动漫本身以及角色的评价分析。这种在现在被称为“干货”的权威分析在那时既稀缺又受欢迎,《漫友》就这样凭借一些列分析栏目获得了大量读者,在创刊六年后,也就是2003年,它已经成为国内数一数二的知名动漫杂志了。

而且,在那时,日本漫画在漫迷心目中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日漫裹挟着其他亚文化摧枯拉朽一般击垮了少年少女脆弱的心理防线。在这种情况下,《漫友》连载刊登中国漫画家并取得巨大成功是难能可贵的。

那些曾陪伴我们童年的杂志,跟着报刊亭一起消失了

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刀子嘴豆腐心的长眉师傅,善良憨厚的胖师傅还有那个情场不顺憨态可掬的大师兄呢?《乌龙院》单行本最后创下了单行本1.2亿的销量,与饶雪漫、郑渊洁、《儿童文学》、《冒险小虎队》作者等一道成为统治我们同年的几大巨头,极大地丰富了我们的精神生活。

那时候,距离郭敬明走红,还有三四年的距离。

积累了大批读者群体的《漫友》开始招兵买马,寻找国内的原创漫画作者,但是,以往站在风口的金城,这次却没被吹起来。因为风还没来。其实金城实行推广国漫的策略,还应该再晚一点。

那些曾陪伴我们童年的杂志,跟着报刊亭一起消失了

《漫友》扶持国内作者的行为,歪打正着,解开了国内漫画爱好者的“真实嘴脸”,那就是,中国漫画的爱好者数量依然有限。

那时候(可能现在也是)在大部分读者之中存在着这样的偏见:只要是日本的,就是比中国厉害。 《漫友》在内的多家漫画杂志相继开始连载国产漫画,换来的是读者广泛的抵触,一时间,整个漫画杂志界如同朽木搭成的屋子一样,摇摇欲坠勉强保持着站立的姿态,但瞬间倒塌也只在一瞬之间。

《漫友》走投无路,只好剑走偏锋,那就是随刊附赠小礼物和纪念品,借以分散读者的注意力。

那些曾陪伴我们童年的杂志,跟着报刊亭一起消失了

说起来,小编那时候也非常喜欢购买游戏和电脑硬件方便的杂志,比如《大众软件》、《家用电脑与游戏》,也经常能得到一些游戏点卡之类的小礼物,整个杂志行业的衰落,大概也就在那个时候。

遭受挫折的金城继续剑走偏锋,开始用杂志的种类和篇幅对读者进行集中轰炸。种类方面,依照受众群体的不同,细分杂志种类,分别推出了《新蕾》、《漫画SHOW》、《漫友·cosplay100》。从篇幅来说,《漫画SHOW》从月刊改为旬刊,继而又由旬刊改为双周刊。

这时候,远处浮现出一道黑影,他说:“想不到吧,本大爷‘互联网’来啦!”心疼金城老师一秒钟。

那些曾陪伴我们童年的杂志,跟着报刊亭一起消失了

受到互联网冲击是一方面,杂志种类和篇幅的增加给读者和作者带来了不小的负担,事实证明,在没有经济能力仅仅靠父母给的零花钱过活的学生来身上,是薅不出多少羊毛的,作者面临高强度的稿件压力,也相继出走开始转向网络平台,继而一大批读者被引流到互联网,双周更新的漫画杂志,买了不久等于是傻*么?

这次,看到互联网风口的金城,却没有勇敢的乘风飞翔。他尝试过网络平台,包括电子版杂志,做动漫平台,但腾讯这种重量级媒体的加入,使《漫友》的网络化征途显得势单力薄,最终,一连串的商业变革,还是以失败告终了。

那些曾陪伴我们童年的杂志,跟着报刊亭一起消失了

但这并未代表着中国动漫的失败,有妖气等原创平台的崛起,加上凡事都要讲情怀的业界生态,吸引了众多二次元爱好者前来为国产漫画应援,漫画、动漫、游戏、电视剧、明星化营销的一条龙运作方式,使“国漫”不仅仅是想要追回来的回忆,而且成为热点,在商业和社交平台两个层面疯传。2010年到2017年,中国动漫市场产业规模从208亿上涨到1200亿元,这么大的一块肉,《漫友》可没有分到几口。

毕竟,对读者来说,一本杂志的衰落仅代表着回忆的陈列柜上有多了一样东西,仅仅沦为人们嘴里的一句念叨。可对《漫友》来说,这场翻身仗不打,可就失去了昔日风光无限的商业帝国。

来源:宅男福利社

那些曾陪伴我们童年的杂志,跟着报刊亭一起消失了 - ACG17.COM

文中图片有压缩,原图在图包里(・ω・`。)

向 ACG17z 公众号发送“p站上不去”查看上PIXIV方法吧

ACG综合

《掠食》评测:优秀的继承者,然精彩有余经典不足!

2017-5-13 2:58:31

ACG综合

只要有你 愿与世界为敌!

2017-5-13 19:48:49

搜索